【风恋】一个普通的早上(小说)

笔名爱情故事2022-04-19 11:33:490

许是隆冬时节,此刻他的心是冷的,是冰冷的,没有任何一种热度让他的心温热起来。他躺在一张冰冷的床上,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了,但他丝毫没有感到睡意,反而思绪异常活跃。这两天他一直在反复的回想一个问题,她去哪儿了?

她是他曾经的恋人,后来的仇人,他和她发生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可她现在失踪了,不见了。他找了她很久,从他开始爱她的地方找过,也在他开始恨她的地方找过,但凡他能想到的所有关于他和她的地方都找过,却都没有找到。他感到很失落,很愤怒,很无助,很无可奈何。

她失踪了,爱她或者恨她,都无法让她知道,一切都没有意义了。此刻他的心是冰冷的,他的身体躺在冰冷的床上睡觉,可他并没有感觉到睡意。他睡着了吗?不,他还醒着;他是清醒的吗?不,他已经近乎死亡。他到底处于什么状态,他自己都不清楚。

窗外的雪已经下了很久很久,地面上的积雪很厚很厚,没有一个地方没有被雪覆盖。他还在冰冷的床上躺着,他的身体各项机能都不停地发出抗议,而他丝毫也没有感到饥饿或任何不适。他冰冷的躺着,他的眼睛开始泛白,发虚,眼前不断闪过只有在黑白电视机里才有的画面。

他看到春天的花还开着,没有衰败。他带着她去山上学旁人踩青赏花;他看着她不停的笑,不停地跳;笑的花低下头去,跳的草弯下腰去;他看着她不停地笑,他便不停地笑,她不停地跳,他便不停地跳,直到两人双双累倒在地。他看到天上的云彩从远处赶来,遮住太阳,让他和她安稳舒适的躺在轻坡上。

他看到夏天的热气不断的蒸腾,她穿着碎花连衣裙小跑着从窗前略过,闯进门来大口的喘气;左肩上的蝴蝶结随着胸口的起伏上下飞舞,双手像两把蒲扇不停煽动;他看到她的两片嘴唇不停地贴近分开。他看到她的神情异常奇特,像是要说很多话却又无话可说,像是要告诉他一个惊天动地的秘密却又显得轻松非常。他看着她,她也正好看着他,当她看到他,他又极快的移开视线。他非常的紧张,他感到有一丝恐惧,他感到慌张,慌张的看窗外的一棵树和树上的树叶。

他看到秋天已经来了,树叶一片一片的从他的眼前落下去,在地上转几个圈后被风吹走了。他站在窗前,想要伸手抓住一片树叶,但没有成功;他叹着气从窗前离开,向卧室走去。他迷惑不解,他甚至气急败坏,他还顺手抓起了一只印着花猫的杯子,奋力的举高,随着“砰”的一声,空气中似乎还留有杯子被甩下时形成的弧线,杯子已被摔在了地上碎成了片。

画面一帧一帧的出现,又一帧一帧的消失,他的呼吸越来越轻,心跳越来越缓慢。窗外寂静无比,静的连雪花落下时相互碰撞的声音他都可以听见。雪光惨白,映衬着他的脸发出幽幽的蓝光。他想起他的过往,他就看见他的影子;他的影子好黑好瘦,正蹲在他冰冷的床头哭泣。他试图抬起手臂,用手触摸他,安慰他时,他的影子,忽地消失了,只剩一团黑色的液体蔓延开来,逐渐变红,变白,直至消失……

“请问你是怎么发现他死的”一个带着大檐帽的警官问他的邻居。

“今天我早上出门的时候,闻到一股臭味,臭的很,我就寻思这是从哪儿来的臭味呀,结果我就闻着找呀,结果就是这个屋里传出来的”一个操着胶东半岛口音的男子说。

“你和他熟悉吗?”警官又问他说。

“就见过几次。”男子回答说。

“你们是邻居,他都死了快一个多月了,你们就没发现?”警官又问。

“嗨,我们很少往来,话都没说过几句,只知道他以前和一个女的住一块,后来那女的走了,然后那男的也走了,这啥时候回来的我都不知道,更不知道他啥时候死的了……”

许是隆冬时节,这天早上,天气出奇的冷,仿佛把积攒了多个世纪的冷空气瞬间释放出来,连呼出的气都被冻成雪花撒在地上。地面的积雪淹没了膝盖,车子根本无法行驶。他的尸体就躺在这厚厚雪地上,被人系上绳索慢慢地拉向另一张冰冷的床。

癫痫有哪些中药
郑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
贵阳市癫痫病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