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自我的艰难

笔名爱情散文2022-03-30 21:06:060

认识自我的艰难

俩一块儿卸煤炭的人面对面,互相取笑对方已经成了花脸老虎,你笑我,我笑你,笑得死去活来。殊不知,欲自我发现自己脸上的炭黑有多么困难。

谚曰:猪也别嫌老鸹黑,老鸹站上猪脊背。人各有长,亦各有短,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凡道理谁都懂,一旦遇到自己身上,就老是那么无法对接。所以,一个人一生最艰难的事情,就是如何正确认识自己。大凡人聚到一起,事事非非唠叨个没完没了,总是自己如何正确,别人如何不是,至少不会说自己也有某些短处。

圣人说“吾日三省其身”,目的就是解决这些困扰自身精神的话题。话题虽天天念叨,但从古到今,多少思想家、哲学家、伦理学家、甚至一些自命不凡的专家名家,在殚竭极虑,思极人文,探究这个奥秘,但自己还是免不了犯形而上或形而下的低等错误。

追究根源,还是那个膨胀的自我在私下里作怪。人到了什么时候免去私心困扰,静静思考一些人和事并且持之以恒,就离一个真正独立行走于天地间的人越来越近了。当然那是理想主义者的假设。我们不可强求自己或者他人都成为虔诚的基督,当然也不可能人人成为基督徒。但我们至少要懂得如何修行。佛家说立地成佛,道家说无为,纵横家又讲张驰有度……

要成为一个真正独立于天地间的人,须付出春蚕破茧,然后化蝶痛苦的折磨,付出常人难以想像的劳动。比如一个奥运明星,常人只知道他闪亮登场时的光辉耀眼,好不风光!你那里知道他们曾因理想与现实的矛盾而泪水沾襟,几乎近于放弃的苦衷?真实的他们,可能曾经有过那么的不自信徘徊,胆怯自卑苦闷。

一叶障目不识泰山,明察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对自我认识的局限性,葬送了多少的性命。战争狂人希特勒曾经横扫欧洲,妄图一举吞并世界,那是何等自信与不可一世!致他于死地的正是他自我认识的狭窄与利令智昏。终不知人间正道是沧桑的道理,狂人的下场在于知已极少,知彼甚微,决定战争胜败是人不是武器。他也不可能对自己作出正确认识。

某些人亦是外强中干,表面上色厉内荏,骨子里空空如也。最容易被胜利冲昏头脑,面对困难打击、双重多重打击往往一蹶不振。

一个人的某些潜能,虽说后天诱发具有一定作用,但先天素养的形成也不可低估。比如你是一个卖茶叶蛋的,不可能立即就去造导弹,因为那是个风马牛不相干的领域,与导弹制造相差十万八千里。你可能很有钱,但你未必就有境界与品位。你在某个位置可能做得不错,但在另一个位置可能就逊色了,说明你还需要继续努力,不断挑战自我。挑战并非口头禅,是一个知已知彼的适应过程。你所在的位置,正如一个IP地址,只能容下一个实在的自我,一旦偏离了,你就自然进错了门,认错了人,耽误了自己的时光。任何人的本领,虽有大小之别,但绝不可能大到外延的无穷大上。

说白了,我们只是一群普通人。普通人普通思想,却大多不会说一口地道流利的普通话!更不可能成为一个时代英雄。再说,太平盛世,总是出庸人的土壤肥沃,出鲛龙的海洋距离甚远。张爱玲说“出名要早,挣钱要晚。”前半句说对了,但一般人不大容易做到,名人名额终究有限。欲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名人,谈何容易?后半句也不能全信。普通百姓穷其一生精力,都在挣钱路上奔波,也不过蚁蝼一般为活命而忙碌,为稻梁谋。起早贪黑最多挣些糊口的活命钱,从走上人生路那天起,就开始忙忙碌碌在挣钱,起早贪黑,疲于奔命,甚至将身家姓名搭进去了,钱还没挣到,却落下一身疾病。不见电视上天天说的那些讨薪农民工?甚至还未成年,就在忙火着挣钱,钱没挣下,却挣得一身重病。轻则终生吃药,重则用天天计算生命行程。能不令人扼腕?

即使聪明如同玻璃人的张爱玲,还是误投臭名昭着的胡兰成的怀抱,心甘情愿的受一个流氓人物的揉搓,肉体虽满足了,心灵却创伤累累,更可悲的是至死也未必幡然悔悟。

一个人差不多能认识自己了,也就到了朽木不可雕的地步。那时只有养生,天天看花开花落,云起云飞,乐在其中就是享受。焉敢再添几多奢想?


治疗脑外伤癫痫的医院有哪些
襄阳市的哪家医院可以治疗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