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精神之恋(短篇小说)

笔名爱情文章2022-04-29 15:31:560

那一年,欧阳美丽休学,我放暑假回来,我们相约在北戴河海滨。晚上吃完饭,下起雨,我们相约体验雨中的感觉。我们就像面对漫天雷电狂风暴雨的屈原,仰天发问,怒发冲冠,直指黑暗。

夜间的海滨大道上没有行人,只有五彩灯火交相辉映,大雨落在地面上腾起水雾。欧阳美丽撑着一把红布伞四处眺望,雨雾与灯火相映得很虚幻,陶醉之余,心波荡漾。

风很大,一把红布伞撑在欧阳美丽手中,借着风势她放开红布伞,红伞升空,摇摇晃晃转眼间挂在了树枝间。欧阳美丽一路走一路唱:“我们从冬走到春,我们从夜走到晨,有你与我同行再累也心甘。”虽然五音不全,但听来蛮动情的。

那是一个难忘的雨夜,所有的心思为了爱,极力想挽住雨中的感觉,结果我们成了落汤鸡。十里蜿蜒的海滨大道,我们步行了两个多小时,欧阳美丽抱紧双肩,不敢手舞足蹈了,她说很冷,让我抱紧她,以我的体温给予她温暖。

匆忙赶回旅馆,房东太太很惊愕,没说什么,但很狐疑。一双鹰犬般的眼睛盯着我。我们进入房间,欧阳美丽说:“你背过身去,我要换衣服,不许看呀,这是我对你的考验,你要经受住考验。听到了没有?”

我知道她故弄玄虚,我们根本没带换的衣服。心想,你换吧。看你换什么?

我看你换什么?我反复说着,我的思想斗争也激烈起来,纷乱的像群蜂飞舞,我并不感到冷,我浑身鼓动着一种欲念,今夜她将属于我。我不能错过这个机会,这也是她预谋已久的期待吧。等来了,我们等得好苦,费尽了心思,熬瘦了双眼。

我抽了半支烟的工夫。欧阳美丽完全脱光了身上的衣衫,连裤头都扔在地上。我望着她时她并没有赤身裸体,而是用床单围住腰际,肩上披着毛巾,飘柔的长发,她刺激了我的想象。

你真有办法,那么我呢?我怎么办?我笑着问她。

你是个男人,你可以赤身裸体,女人不可以的。你如法炮制。我去洗衣服,说着她抱起衣服出去了,我望着她的背影,感觉那是更具魅力的想象。

欧阳美丽洗完衣服进来,她满面粉红,我帮她搭好衣服,一把把她拉在怀中,她用手抚摸着我的面颊,然后吻了起来,随即便倒在了床上,我在一种勾魂勾魂摄魄的欲念中晕眩了。

我揽住轻飘飘的欧阳美丽,心血汹涌,浑身骚动,毛巾从她肩上滑落,她雪白的胴体展示在我的面前。快闭灯。残存的理智使她想起关灯。

黑暗中,两个人纠缠在一起,我们冲破了禁区。那是刻骨铭心的第一次,充满了狂风暴雨的气势,像浮游在水里,挽着一个热梦,幸福地流浪,缠绵而陶醉,不知天南地北地尖叫。

那天夜里发生渴望已久的交合,我的预感没有错,的确是一种预谋。欧阳美丽也承认。她说你我在一起拥抱、亲吻还不够,你总想得寸进尺。甚至不择手段结束我的处女生活。没办法,我总得把自己交给男人,于是选择了一个雨夜。那是一个令人难以忘记的夜晚,我们享受人生,觉得活着真是美好!

我觉得她很老练,不像个纯情少女,总是三番五次地引导我如何做?看来她不能如意,我对于她很纳闷。

最初打算早晨起来看日出,结果欧阳美丽赖在床上不愿动,她搂着我的脖子,把脸埋在枕巾上,似乎用手势呼唤我?诱导我?我理解但我已筋疲力尽!

清晨,阳光从窗口射进来,翠绿的树叶绿意欲流,雨后的海水像盛开的紫罗兰,流光溢彩,风景秀丽。让人滋生堕落的想法.

这儿地势很好,依山而造。房东很会做生意,不出门便能眺望汪洋大海。我跳下床,欧阳美丽也跟着下了床,我审视着笑意盈盈的她,一种不可言传的甜蜜涌上心头。

结束了,我的少女时代;结束了,我的处女生活。欧阳美丽很感叹,甚至很惋惜。事后我们怎样生活呢?结婚?生儿育女,早出晚归,依山傍水,庸庸碌碌吗?真不想嫁人,嫁了人还得为男人服务,唉,生就了女人别无选择,总得有个男人来陪伴,进入庸常的岁月。欧阳美丽一脸的泪花。

怎么了,这么多愁善感?

你呀,只顾个人享受?

我错了吗?

我不责怪你,你明白吧我的乔哥!

我理解,欧阳美丽很爱惜自己的青春,她对自己的青春理解得有点儿偏颇,显得怅然若失。我只有以爱的方式好好安慰她,还是那句话,我会让你幸福的,说出来我感觉我的话显得苍白无力,是一种很空洞的声音!

那时候欧阳美丽满怀柔情,多愁善感。像阳光一样我不能失去她,共同的爱欲维系着必要的爱情。我总感觉神秘、美妙,探求不尽,滋养了彼此的精神,让我感到活着是美丽的,啊,好好爱吧。

风渐渐弱了,雨也变得细碎起来,让淅淅沥沥的雨声轻轻地抚慰久旱的禾苗,龟裂的土地,寻找我那伤感的回忆。痴情地寻觅和苦苦相思,我仿佛觉得自己顿有通天的神力,想遁入空门,修炼精神,远离尘世,从而追求一种无烦恼的世界。只要有所寄托,没有爱情又算得了什么!话是这样说,可我忘不了欧阳美丽。欧阳美丽,你在哪里,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我恍恍惚惚的总做梦,梦见她和我长夜交谈,欢乐开怀,像一对孩子似地追逐打闹。欧阳美丽,我过去做的和现在做的以及将来想做的,可以毫不愧色地说:都是为了你呀!你却神秘地弃我而去,你让我怀疑你对我的爱是不是真的。我的视野雨过天晴,但风却缠绵起来,仿佛和我这单相独恋忧愁的寂寞之人作对。

欧阳美丽多么迷人,目光有神,启人联想,总能给我以万般柔情。走路潇洒,风度翩翩,具有一种超凡脱俗的美。越是思念她,痛苦越是压迫我,我有点儿胡思乱想了,她不会弃我而与人私奔吧,她没有理由来个先斩后奏的呀!这种念头一闪而过,却犹如一只冰冷的手突然攥住了我的心。

她是个富有理智的女人,能那么妄自菲薄吗?我对她的非份之想和堕落的怀疑感到羞愧,我是不是有点儿荒唐可笑?她绝不会的,她会回到我身边的。我自己鼓励着自己安慰着自己,身居他乡异地举目无亲我要靠自己奋斗才能随心所欲。我这样想是为了给自己一点勇气一点信心一点安慰。其实,我的担心并不是毫无意义的,我相信我的感觉!

我长叹一口气,浑身颤抖不止。这时有人喊了我一声,我一惊愣,“啊,欧阳美丽!”她正从一辆豪华轿车上走下来,细细一看,那个少女却穿件短裙,米黄色的T恤衫,手里握着手机,举起手,笑波四溢地望着我,我呼叫起来。她是欧阳美丽的妹妹欧阳雪。

我感到窘迫,自惭形秽,幸福与悲戚加剧了。我有点儿左右难堪,欧阳雪的确是一个出类拔萃美得让人感觉痛苦的女孩子!

欧阳雪是个现代派,很让男人钦佩的,尤其婚姻不幸,男人谁都可能对她抱有幻想。她是黑城市的名流,正信心百倍地开创她的事业,可谓女中豪杰。

她没有受过高等教育,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但她已经自修电大课程,具备了同等学历。外语特棒,她自己也承认,学外语是她的天分。她爱好,而且信心百倍,她有一股子倔强劲,除了肤色略逊欧阳美丽,其它没有毛病,与欧阳美丽简直是一对孪生姐妹。

因为她外语水平出色,她为自己谋求了一个很理想的职业,她是中瑞合资的一家酒楼的总经理。董事长是瑞士人,出国考察,谈业务上项目,招揽生意,承包会议,接待旅游团,对于欧阳雪那是司空见惯的事。她是女流之中的佼佼者,年轻有为,事业有成,多少人渴望已久啊!

欧阳雪走上帝豪夜总会的台阶,疑惑地问:“你来这儿干嘛,美丽呢?”

噢,你姐姐你应该知道吧?

哦,走吧,今天我请你吃一顿。

那口气,那神情动态,就像一个富翁施舍一个乞儿,手一挥就走,也不管我的反应。我也饿了,心里也冷,思想意识里想喝点酒,喝酒可是祖传的嗜好,但我不敢进夜总会,夜总会是昼夜营业的高级酒楼,中日合资的,大有与仙人居酒楼搞竞争的企图。但是,夜总会竞争不过仙人居的,因为仙人居有欧阳雪支撑着。欧阳雪很有名气,人人皆知的风云人物,黑城市除了市长经常在电视画面上出现之外,那么出现最多的应该是欧阳雪。

电视台有仙人居的专栏节目《仙人天地》,并由欧阳雪亲自主持。对她寄托单相思的观众朋友无计其数,光给她的信每天像雪片一样飞往电视台,因此由专人负责检阅,汇总后,交给她自己处理,她会通过电视说一声谢谢。亲爱的朋友,我也爱你们……

城市名流有城名流的苦恼,欧阳雪最大的苦恼是无法摆脱来自四面八方的求爱者。她说因为这总是把她搞的四面楚歌。有一次有个《美满家庭》报的记者问她心中的白马王子是谁?欧阳雪说不是在心中,而是我已经有了意中人。可他是谁?欧阳雪脱口而出乔哥。乔哥是谁?从而引起人们纷纷猜测!

我被欧阳雪带进一个高雅的日式房间,只有两人的座位,装修的房间又不是纯日式的,周围是纯棉布的挂帘,具有舞台幕布的味道,地毯是绿色的,灯光也是绿的变色效果,如梦一般,气氛神秘,安详。不容易让人激动。

说吧,你可以尽兴,这儿绝对无人打扰,放心,我懂你的意思,发现你特狼狈,怎么说呢?我有保护你的欲念。这个字眼刺激你吗?

不、不不,什么也别说了,我想喝点酒暖和一下,我很冷,心儿都在颤抖。

好吧。我抱抱你。片刻,她摁了一下电钮,很快,服务小姐端着洋酒和两碟小菜悄然走了进来。

欧阳雪要了一杯咖啡,她举起杯子,趁我不注意时审视我。这儿的气氛犹如迷宫一样压迫我,我觉得大脑发空,极不适应,说不上恐惧,但思维混乱了。我只好默默地喝酒,酒能稳住我的心,给我一种勇气。

欧阳雪端着咖啡走近窗口,拉开窗帘,光线明亮了许多,她眺望窗外,我抓紧时间猛吃猛喝。几杯酒下肚,浑身舒展,我很快恢复了正常的思维。哦,我正在这享受贵族生活,但这是女孩子为我提供的,我又感到汗颜。“小雪,你吃点?”

不,我没胃口,你吃饱了我就高兴。说话时她没有回头。“你对我怎么看?”

很成功,有前途。你很有……

我不想听恭维话,我想知道你对我的真实评价。说真心话。

我默然了,我知道有关欧阳雪的许多传闻,其中欧阳美丽也传播了不少。应该说是谣言,说她是卖身投靠,出售灵魂与肉体的女人。外国人供养的高级妓女,种种不堪入耳的污秽之词足以让她闻之自杀。但她没有理喻,仍然我行我素,犹如天马行空,独往独来。

我十分清楚,她偏爱舞蹈艺术,迷恋于各种现代舞、古典舞,最初她的理想是做演员,两度报考均未如愿。现在她改变了当初的想法,又开始了一种新的追求!

我和欧阳美丽认识的时候几乎同时也就认识了欧阳雪。我发现她们姐妹俩并不和谐,关系挺紧张,如同陌生人,互相鄙视,甚至是仇视。欧阳雪见她姐姐在,她就不说话,她姐姐一走她便主动、热情和我交谈。我一直期望有机会调和一下她们之间的矛盾,但两姐妹均表示拒绝。

我经常去她们家,很少碰到欧阳雪,偶尔相遇,她礼节性地叫我一声乔哥就沉默了,然后躲避起来。

有一次美丽不在家,她向我借阅屈原的诗,她打算把《桔颂》改编成现代舞,以便考试用。她文静,冰清玉洁,似乎还很羞涩。做事认真、固执,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出个样子来。见到她你会觉得她深思熟虑,十分内秀,属于真正的外柔内刚的有理想有追求的女子。

那时,她最高理想是当舞蹈演员,她说我的自然条件好,身材修长,体型优美,搞舞蹈更能创造出成绩,业余时间坚持不懈地追求,企图达到目的,但命运偏把她推向了商界。

不知什么原因,她自己改变了自己,热衷于公关小姐这个职业,后来提升为公关部部长。目前独自支撑着仙人居,因为董事长在世界各地设有分店,每年最多来两次检查工作,实际大权欧阳雪掌握。现在的生活可以说跨入了贵族行列,腰缠不少家私。生活的理想,就是理想的生活。欧阳雪特别推崇张闻天的惊世名言。

我不敢说我在生活,我在求生存。为了结婚连家兄都跟着愁肠百结,苦不堪言,我知道他们为了我强作欢笑,我应该体谅兄嫂,适可而止。可我太爱美丽了,没有钱的忧愁让我不能使美丽心满意足,她才毅然离去的吧?往事缠绕心头,积压在心里,我时常梦见长眠地下的父母,如果双亲活着一定会为我排忧解难。

欧阳雪始终没有坐,总是站着,手里捧着杯子,好像与我保持着一段距离说话。总那么站着,手里捧着杯子说话显得就自然,否则,她在我面前就拘谨,我感觉是这样,也许是我的错觉。

今天,我想一个人坐着没意思。

我不坐,那是美丽的位子,她不坐了我再坐。欧阳雪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让我一惊楞。她不坐了她再坐,具有呼唤我的意识,我不能多想。后来欧阳雪还是坐下了。她说:我最反感别人吃东西有人傻乎乎的看着了,但是,我并不反感你。

欧阳雪一点也不关心我和她姐姐的婚事,甚至连句祝福的玩笑都不肯说,别说她关心你的情况了。我认为她是旧恨难消,姐儿俩的事,还有感情不和究竟为什么,弄不清楚。

突发癫痫发作时该怎么办
云南癫痫病正规医院
癫痫怎么治疗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