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凉】爱情貌美如花(小说)

笔名古代诗词2022-04-21 09:59:060

我以为我与许卓的分离是永不再见。

我以为许卓的黑白条纹棉质T—Shirt将永远淡出我的视线脑海。事实上许多个午夜他的身影就如同热带森林深处的斑马一般迅捷而张扬地跃进我的梦里,带着不可一世的决绝高傲。雨林深不见底,空气闷热潮湿,植物腐烂的温热气息以及动物皮毛的腥臊,一股脑儿地充斥在我的鼻端。在那些梦里我热汗猎猎。

我以为我忘记他了,而不能忘记的,只是曾经他给予我的伤害。

我刻意回避着可能与他撞见的场合。同学聚会,校友联谊,更是从不到场。

我是感情里鸡飞蛋打的那一个。认识许卓之前,我有另外一个男朋友,我一度曾认为我们很相爱,即使是那样的幼稚笨拙。后来许卓出现了。他像任何一个求偶的雄性一般在我面前尽情展现着他阳光底下的五彩斑斓。在他的优秀里我迷乱了眼睛。与前任男友的分手过程晦涩得如同那个季节湿冷的雨,烦躁无边无延。那个男孩子愚呆痴顽地割破手指写了一封封血书来,每天每夜我的电话铃声响彻整条楼道。越是执着越是让我心生厌烦。只因不再爱他,所以连一个侧转的眼神都是可怜而与心疼毫无相关。不爱了,一切皆是错。我躲在许卓的房子里,在那小小的房间里铺天盖地的都是我自以为是的爱情。那时候多年轻啊,年轻得以为生活里爱情就是氧气和水。后来又有另一个女孩子出现了。在她的面前我自惭形秽。于是许卓走了。良禽尚知择木而栖。报应啊。我以为。当许卓成为我的前任,我的前前任又出现了。他的脸上写满了轻蔑和鄙视。他的冷笑声像钝刀,切割在我的身体发肤之上,有凌迟的痛。他在我们小小的朋友圈子里散布言论。他说柳西柠她以为她绝色倾城。他说许卓定非豪门之女高干千金不娶。他说许卓对柳西柠,不过玩玩而已。

那些恶毒的话啊,就像漫天翻飞的杨花柳絮,不经意地就会溜进你的耳朵。然而这些传言又是多么娱乐大众啊,它传播的速度之快范围之广往往大大出乎你的意料之外。我无处可逃。你以为我高昂的颈项表现的是倔强和高傲吗?你错了,我只是用它来掩盖我低垂的自尊。

于是我恨他们。恨言论的传播者,更恨言论的制造者。我恨许卓。

后来我们离开校园,离开那个让我们饱受感情历练的大熔炉。我心底里的恨意却从未消亡。

据说许卓混得很好。带话给我的女同学,深知其中纠葛,在一次同学会前对我极力游说。她说那时候我们还小。她引用一句名言说带着怨恨生活如同背着一袋死老鼠赶路。可她的好口才敌不过我的倔强偏执。

事实上我与许卓冤家路窄避无可避。时过境迁许卓换掉了他青春飞扬的条纹T—Shirt,他穿艳粉衬衫,像发情期兽类热辣辣的大心脏。他站在我的门口脸上毫无羞惭。他说我来看看你,柠柠你好吗?我看到门前花圃里的月季花开了。艳红水粉花开并蒂,香气四溢引得蜂蝶翻飞。许卓的笑容温暖柔和像初升太阳。在这样美好的景象下我恶毒的话全出不得口,而热烈表情炽热话语更远非我所愿。于是在这样的纠结下我的脸红了。我仿佛再次置身热带森林,前路迷茫深远,那么多看不见的危险却又充满诱惑。我的心脏因为紧张而猛烈撞击胸腔,呼吸因为空气湿闷每一吸一吐都需竭尽全力,因为心有旁骛而耳鸣眼花。

许卓坐在我的沙发上。我们回忆了往昔。准确地说是他回忆了往昔。他说,对不起。

许卓就这样再次走进了我的生活。而我意志力薄弱。许卓那些自责的话和举动恰到好处地满足了我的自尊和虚荣。我开始热衷于参加昔日朋友的聚会,许卓忠实伴随身侧,大有旧梦重温的架势。我享受这样的时刻。许卓高大俊逸。许卓前途无量。好马不吃回头草,然而对于一匹从来草料充沛足力强健的马来说,令他回头定因草势必丰美。

许卓采取的追求攻势绵而不软,不愠不火。我得承认,时至今日他仍旧是会令我轻易动心的那类男人。于是,他用他的冷静自持着,等我主动跌进他的怀抱,像庖丁面前的牛羊般任他宰割,而他永远姿态优雅。可是许卓,一个人被一块石头绊倒算做走眼,但若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一百次那只能叫眼瞎了。

许多时候我与许卓对坐着半天不说一句话,我们的目光也对视也纠缠却远无蛛丝般的胶着柔韧。各怀鬼胎。我去过许卓的家,装修色调是深蓝与纯白。没有乱丢的杂志和光盘。整间屋子看上去和他的人一样冷静一丝不苟。卫生间里没有女士洗面奶和颜色暧昧的牙刷,衣柜的抽屉里也没有可疑的内衣丝袜。没有女性痕迹。他的内裤袜子分门别类叠放整齐。噢,我并没有窥私癖,我只是想要了解他。我需要了解他,即使我常常被自我迷惘。

我当然没有留在许卓家里过夜。我们拥抱,然后这毫不热烈的亲昵举动收尾于一个浅尝辄止的亲吻。彼此都没有深入的意愿。我们互道再见。他送我出门,目送我离开。我想这样很好,冷静而从容。

我和许卓的交往还是轻而易举地被他知道了。他?我们暂且叫他城吧。他是我的男人,或者换个更准确的说法,我是他的女人。是的,你想对了。他有妻有子家庭幸福。他在商界政界手眼通天。他的精力财力无处消解。这个中年男人给予了我如许卓这般年轻男子无力满足我的虚荣,那么多,那么好。你怎么能怪我心甘情愿做他物质的奴仆。并且他那样爱我,爱我年轻的身体和思想。

他说柠柠你要离开我了么?他的鹰眼锐利。我伸手捂住他的眼睛。他嘴角的线条柔和下来。他覆身过来说柠柠我不会放走你的。我轻轻笑。他当然不会放掉我。他志得意满。他占有欲强烈。除非他对我厌倦。那时候他甩掉我会像甩掉束缚他臂膊的一件破烂衣裳。

我有一份相当不错的工作。是的,你又想对了。拜城所赐。两年前我还是一家公司的小职员,从前台到后勤打杂任谁一嗓子都够我跑上三个来回。后来我认识了城。他是老板的昔日前辈,受邀来指点江山。他的目光三分犀利,另七分却是令人不明所以。我以为这样的男人与我会有什么交集。那些文明古国里有众多童话,却惟独缺少王爷与丑小鸭的版本。我穿着廉价的套装,三厘米的鞋跟敲在地板上谨小慎微却仍旧听得出一路仓惶。

三天后我收到快递送来的包装随意却不失精致的正装套裙。价签很低调地被拆掉了,但我仍旧能够知道上面的数字够我咋舌三日。在镜子前面穿上它的时候,我的眼泪一下子奔涌而出。恰当的剪裁和上好的面料细致入微。有的时候好的衣服就像好的人一样,会有贴心的光辉。那一刻我开始自怜自艾。我的青春啊,它是不是就和永远打印不完的表格、职业的强颜欢笑、还有卫生间里湿搭搭的拖布不离不弃?而此刻我看到了已延伸至我脚下的捷径。

我没有向城道谢。因为他并不需要这样空泛的表达。他的小恩小惠持续了近三个月方才约我第一次见面。他钓足了我的胃口。他在电话里的声音稳定温和却不容置疑。他说,是我。彼此心照不宣。

三天后我换了新的工作搬进了现在住的公寓。新的宽大办公室中央空调开放,女人闪光的丝袜和男人笔直挺括的衬衣,所有人的微笑雍容却又疏离。在城的帮助下我业绩上佳,很快由普通职员晋升为主管。城并不常到家里来。我半是吃醋半是自嘲地说我这里不过是他诸多行宫中的一个。他不置可否地笑,并不回答。我想男人真可怜啊,一辈子奋斗啊拼搏啊赚了再赚永不嫌满,却将身家耗在身份不明的年轻女人身上,是借征服女人的快感成就征服世界的臆梦,还是可悲可泣地在她们那儿追悔易逝的青春、徒劳无功地证明自己不朽的魅力?

许卓再约我的时候,我的回应明显的模棱两可了。我给城打电话。我说你今天会来吗?城说柠柠你怎么了?

是的,一直以来我是最省心的情人,从不询问从不逼宫。我像卖浆者流一样招之即来拂之即去毫无怨尤。然而正是这偶然一次的主动让城心生欢喜。那天他早早回来,年纪已近知天命的他步履沉着坚定,举手投足都是生活阅历沉淀下来的从容淡定。他像一棵大树,枝繁叶茂根深蒂固,可供百鸟栖息众生仰望。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我才明白为什么二奶总逼宫小三常作乱。原来女人大多没自信没耐性啊。她们不相信自己有眼力识得千里马,更加没耐力等待青涩小男人成长为优质老男人,而斯时女人年华老去,更加没精力没魅力防火防盗防止小妖掠夺。所以与其被人掠夺,倒不如掠夺他人,顺便可证明自己才华四溢姿色超群。

我从来不知道我对城的感情是否可称为男女之爱。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我非常非常依赖他。他让我心底妥帖安定。他是我背后大山,稳定高远,让我在尘世中间再不害怕。

许多夜里我的眼前一闪而过许卓年轻的脸。我无法忘却的不止是他对我的伤害,更有我对他无法遏止的迷恋。明白这些之后,我觉得我的冷静快要不能自持。

城是了解的吧。他是那样阅人无数不动声色的人。

那天早上他离开不久便打过电话来。他说,柠柠,若你爱上别人,若你们真心相爱执意相守,我会权作父兄送你嫁妆。

我不知道怎样应答。难过不舍还是酸楚或者庆幸。那么多的情绪它们夹杂着,辛辣呛我口鼻。我们整夜在一起他都不曾吐露这样的话。是不是越是亲密越是说不出贴心的话?

我渐渐常去许卓家里。许卓说外面的东西又贵又难吃。我迷恋上许卓的厨房。他的餐桌上有新鲜的香水百合,他的冰箱里有我最爱的水晶虾饺。他惯坏了我的感官和味觉。在许卓这里我看到了家的模糊轮廓。城给我的开放式整体厨房,设施一流我却只用它来热牛奶与煮咖啡,一丝人间烟火没有却脱俗得失了真。

那天在许卓家里留宿是因为暴雨。闪电的映射下成串的雨点像闪光的玻璃球,噼里啪啦地砸在坚硬的红色方砖地面,溅得四分五裂。当然这只是客观原因,主观事实是日日厮磨的两个人渐生缱绻之情。我和许卓分居在一张床的两侧,手脚安放妥帖静听着窗外的风声雨声闪电霹雷声。近半个小时毫无睡意,我渐渐心生幽怨。身侧的男人那样安静,这简直是对同床女人的羞辱。仿佛心电感应,我的念头才刚冒出来,旁边的男人就感知我心意般地有了动静。他扑过来的动作很迅速很粗鲁,这与他平时一贯风格极不相符。可是这又怎么样呢。我与许卓相识八年,合了又分分了又合,如今他年轻的身体好看的脸,再不是梦里缠绵。

我想我与城分手在即。为许卓,我想过正常生活做正经女人。竟又对城心怀难舍。是城做我身侧坚实的贝,才将我养成夺目珍珠。而许卓,我对他的真心又有几分把握?

时间就在这样的纠结中磕磕绊绊地日复一日度过。直到那一天。许卓仿佛说者无心。他说他们公司准备竞标某个大的项目。他说这个项目将由他负责。他说这个项目若是成了足够三年吃的。许卓说了一个名字。我觉得如雷贯耳啊。许卓又说柠柠你是不是有朋友和他相熟旁敲侧击帮我打问一下标底内幕。

我觉得头晕眼花啊。我想生活是多么不讲道理啊,那么风马牛看似不相及的人和事都可以揉搓到一起。许卓说柠柠我们分头想想办法吧。许卓的语调万分轻柔。他的目光如同水波温和抚摸我的心脏。他俯下身吻我的唇。

我怎么拒绝你啊许卓。我又多么想用这般大的功劳邀你爱宠。可是天知道我心底的万分纠结。我不愿意啊,用对一个人的背叛去完成对另一个人的忠诚。而对这样的忠诚,你给我的回报又是什么?

我想我爱上了许卓对我描摹的关于未来的美好蓝图。像是水墨的山水画,意境深远使人沉醉其中。而许卓的爱情是泼墨中的几点红,愈发艳丽弥足珍贵。于是我去找城。我不明白我的一切为什么总与城紧密相关。

在城宽大的几近奢侈的办公室里,我欲打问的话却终究出不得口。那些话像是扼住我咽喉的绳索,扯不断解不开却又舍不得一死痛快。城的询问颇具深意。他说柠柠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尽管说吧什么事情我都会帮你。

我的泪水瞬间涌上了眼眶。我从来不曾开口向他索要什么,遑论如今找上门来要这样大的工程项目。为另一个男人。我摇头了。我说不出口。我答非所问地说城你爱我吗?

城笑了。他的笑容真好。他捏了捏我的鼻子,他说,当然。他说柠柠你先坐一下,我出去一趟马上回来。

城带上了门。他的电脑没有关,屏幕闪闪烁烁。

我把那组数字拿给许卓的时候他的确欣喜若狂。他看似无意地跟我说柠柠你太棒了你是怎么搞到的?我搪塞地说是一个朋友认得其中重要人物。许卓再不追问。他关心的是结果而非其中细微枝节。

许卓突然变得繁忙公务缠身,出差加班或者不能推的应酬。

城反倒常常来看我,有的时候只是坐一会儿说几句话或者陪我吃一顿简单的晚餐。他很忙,电话铃声总是在他说一句话只说了一半的时候响起,他接完电话便想不起上半句说到哪里。他的确是渐渐老了。他常常爱怜地拍我的头。像父亲像兄长像爱人。中国有那么多美好的诗歌啊,可是这时候我总是会想起不那么快乐的一首。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事实上许卓在那次竞标中一败涂地。原因简单而诡异。我在城电脑里看到的数据本来是假的。他的城府如同万丈深壑。他甩着明晃晃的直钩等我上当。城说他许卓竟敢打我女人的主意。城说他许卓如果老老实实或许我看在你们同学一场的份上把工程给他做也不一定。城说柠柠如果你好好问我。城说柠柠你真傻为这样的男人值得吗。

我一下子就哭了。我说城可是连你也骗我也利用我。

城说我哪有骗你利用你如果你不看我的电脑。

许卓明知我是城的女人,可他假作不知居心叵测靠近我身边。而城你明知许卓不良小人为什么不阻止我保护我?原来所谓爱情啊,真的只是貌美如花。

许卓打来电话,他的言语暴躁。他说柳西柠你坑得我好苦。他说好吧好吧你这女人我惹不起。

我和城说分手的时候,他没有挽留。他安静地看着我。他说柠柠对不起。他说柠柠我终究给不了你想要的幸福。我没有容许自己流下泪来。我曾以为许卓会是我的彼岸,可惜他连只船都不是。

第二天我的银行帐户里多出大笔钱来。城说,柠柠你以后有事尽可以来找我,我们还是朋友是亲人。我说,城,你这个老狐狸,你伤害我却仍要我对你心存感激。城说,柠柠,你要相信有时候老狐狸也是有真情的。

走出银行大厅的时候街上秋风乍起,灿烂的阳光洒下满地金子,那光芒亮闪闪地刺得我睁不开眼睛。我在包里摸索眼镜,却遍寻不到。情急之下眼泪一下子涌出眼眶。那泪水砸在坚硬的大理石地面,碎成若干。

癫痫病造成的危害有哪些
亳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治疗新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