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栈小说】一次约会

笔名情感故事2022-04-26 11:09:290

1

一对文字的孩子,从敲击键盘屏幕后面越过笔墨,走到了现实中。

涟在与小小独处时,有着普通男人的热血和冲动,爱是燃料,点燃存于心底的想法----灵肉结合的渴望。

小小对涟的爱,仰视为灵魂深处不在尘世之了,这种爱高高在上无法坠落,只能仰视,她怀着满腔的对涟的热爱,抵御尘世粗浅的快乐,她把这份关爱放在一个水晶的梦里,如笔端流淌的文字,那是一片精神感情的净土,与肉欲无关。

为此,彼此之间产生了困惑、不安、哀伤、失望……可是,这些并没有阻止爱向着更深处发展,因为爱,涟付出最豁达的情怀去保护所爱,在涟心里,没有什么比小小的幸福快乐更重要。纯洁而真挚,善良而有见地,切切实实的让小小感受到情的分量。

是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相识的,小小和涟都记不清了。

涟常说这是意映与意洞之间的情缘,或许是前世注定的缘份。

涟说的玄乎,小小不懂。细想应该是在读涟的小说时起了感慨,书中那些荡气回肠的话语,深远的济世情怀,世态的炎凉,命运的多诡尽收眼底,文字起伏中,那些最平常的语言深处,蕴含着生命的激情,爱情的渴望,时而低沉忧郁、时而热情奔放、时而缠绵悱恻,那些让心激动、变得深沉的文字,潜移默化感染着小小,涟写得举重若轻,小小却读得惊心动魄,读到忘情处,直是全然忘记书外的一切,书中人物也全是小小她自己的影子,穿行在涟的字里行间,翻手苍凉覆手繁华。

涟告诉小小,小说的主题来自生活,主人公都是有生活原型,是他自己走过的脚印,记载自己“俗不可耐”的梦想、难以言说的命运,尽管经济不是很丰厚,但也衣食无忧,有了对文字生活的热爱,有了创作的激情,自己又是最富有的。

小小深深感动着涟的文字的真诚,充实绚丽的内心世界,灵魂的洁白,超脱的个性,不加掩饰的坦率,掩卷叹息不已。小小读懂涟所有的哀伤,有着和涟一样沉重无语的心情,涟与时代有意拉开距离的那种寂寞与疏离,成就了涟特有的个性,他是躲藏于繁华闹市中的隐者。

小小常常给涟写信,随处可写,随时可写,没有什么结构,不讲什么章法,对文字要求严谨的涟,却赞扬这种想到哪就写到那的语言,涟珍藏着这些普通的信笺,一字一字的读,一页一页的看,涟说,这也是他自己所思过程的表现,这是真实的感情流露,由此,深深的迷恋上小小轻柔细腻充满淡淡忧伤的母性文字。

哪些温暖的文字在他们的时间和空间里开满了空灵的花,幽深飘渺的思想,和那些微带觉悟欢喜的惆怅。

涟像一个书橱,指点着小小这个非学问中人充分领略文字世界的风景,于小小是受益匪浅,于涟自己充满了快乐和希望。

随着时光的流逝,他们关系微妙的变化着……

终于有一天,涟在QQ上留言:“小小,我们约会吧!”

第二天早上8点不到,小小接到涟的电话:我已经来到你的城市!

小小来不及想,就开心的背上包,欢快地向着涟停留的方向而去。

小小可是一个没有方向感的女子呀,严格的说是路痴,很怕迷路,所以她几乎没单独出门过。

小小来到公交站一下子就茫然了,公交车却不知该走哪条路?在站牌上左看右看,好一阵子才弄明白。上得车来,汽车走走停停,摩肩接踵的乘客拥挤不堪,挡住前面的视线,小小一下心中堵得发慌。

还好,这时在人声鼎沸嘈杂里,CD里传来到林郁嘉非常动人的《你是我的眼》:“你是我的眼睛带我领略四季的变换,你是我的眼带我穿越拥挤的人潮,你是我的眼带我阅读浩瀚的书海,因为你是我的眼,让你看见世界就在我眼前。”

合着优美的旋律,林郁嘉是用怎样的感情去演绎这首歌?小小无从得知,她跟着轻轻的哼唱着,心中充满了甜蜜的感念。

歌词恰好符合小小的心境,她含笑默念:“亲爱的,你是我的眼睛,你知道吗?”

途中,涟每隔10分钟会打来一个电话,深怕小小下车时,会迷了路。深深的牵念,让身处拥挤嘈杂的公交车上的小小,感到四周都蛰伏着温情和美好。

车一靠站,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小小像孩子一样向涟奔去,全忘记自己是个大人,竟也忘了曾经盼望以最优雅淑女的模样出现在涟面前,心中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就算是一株小草,一粒微尘,也是被涟捧在掌心的宝!

小小自己也觉得奇怪,竟能瞬间感受涟的气息,在茫茫人海一眼认出涟魁梧而挺拔的身影。

涟微笑着,珍重的将小小揽在怀里,抚着她的头发,一种厚实的温暖如阳光般沐浴着小小,小小将头在涟胸前了蹭了蹭,温顺如乖巧的猫。

涟牵着小小的手,走在繁华的街头,温厚的大手不停的揉搓她的小手关切的问:“冷吗?手好凉!”

一腔深沉的热爱,如暖和柔软的金霞,围绕小小的心房,充溢着暖暖的幸福和感动。

小小挽着涟的手,穿行在大街小巷中,爱迷路的她,没有一丝担忧,笑呵呵的扬起头凝望着涟,涟那特有沉静忧郁和粗犷的男人气质,都是小小喜欢的样子。小小觉得,自己纵然在涟面前浅薄如纸,如盲人骑马,安安稳稳的拖着涟的手,也不怕走丢。

涟深握着小小的手,在川流不停的车流中护着她,拥着她,轻轻拍着她的肩,互视对望,温情深厚,爱怜的说:“小小,让我多陪你走走,多走路对身体有好处,你看你,天天蜗居在格子间,都退化了!”

涟轻声说笑着,天衣无缝地揉合进生活中的幽默。

小小似乎一下子回到了童年,一路用脚踢着路旁的小石子,单脚跳跃着,转过头调皮的扮着鬼脸,或是靠在涟的臂膀,甜蜜的娇憨的开心的笑着。把很久很久以来的憧憬和期待,稳稳的交付于涟宽厚的肩膀。

涟微笑着跟在小小身后,看着她像个永远长不大孩子,看着她灿烂的笑容,单纯而美好的样子,心情却莫名的时明时暗,跌回又像初恋又像失恋的幻境中。在这快乐柔美的时光里,涟找不到恰当的方式来表达,涟不知道该怎么唤小小才恰当,一瞥她时如小女孩一般天真怜念,再看时她犹如情人一般温婉动人,心中莫可名状,觉得非常非常幸福同时又惆怅满怀。自己真切的竟如父兄一般满怀关切想她进步,鼓励她去实现自己梦想,此时只觉得这一生没有什么比小小取得成就更重要了。但内心里却以着恋爱中男人的特殊情感珍惜着她,想带她去青山绿水闲游,想拥她在良辰美景之中……

涟怜惜地看着满心欢喜笑得没心没肺的小小,突然想哭,每一个快乐的音符都有一声叹息,虽然他不是一个能把感觉构成概念的艺术家,但不宁的心绪涌动着离愁:“可爱的宝宝,再怎么朝夕厮守,亲密无间也任嫌不够呀,恨不得寸步不离。”

小小环绕在涟的身前左右,快活的蹦蹦跳跳,犹如那刚出笼的鸟儿一般,涟停下脚步招了招手:“好了,累了,歇歇吧!吃东西去罗!”

涟提着大包食物,望着四处拥挤不堪的人群。征寻对小小说着:“这么嘈杂,我们去开房间吃吧!”小小毫不犹豫的点着头,跟着涟乘坐电梯,踏在厚厚的地毯上,来到一家宾馆进到房间,粉红色的墙壁,挂着风铃一般的吊灯,半开的窗户送来徐徐的微风,干净舒适透着温馨。

涟轻轻掩上房门一边催促道:“小小快快去洗手。”一边将食物摆在床头的一个小方桌上,小小没有感觉一丝的暧昧,一切如在家一般的自然,晃动着加了冰块的饮料,涟用水杯倒来滚烫的开水,关切吩咐道:“先喝热水,莫喝冰水,对身体不好!多吃点东西。”

小小大口咬着食物,残滋溢满嘴角,涟用手指轻柔为她拭去,张开双臂紧紧的将小小拥在怀里,柔声呢喃着:“宝宝,让我好好看看你!”小小老实的扬起脸。涟细细端详着她,大大的眼睛清澈光亮得出奇,牙齿洁白而均匀,温柔端庄的面容,泛着水亮亮的光润,他诚心的喜欢心旌摇摇慢慢闭上眼睛,用手轻抚着小小的眉毛、眼睛、鼻子、耳朵,突然他低下了头滚烫的嘴唇深深吻在了小小的嘴上,手不不自主的在小小身上游动。

小小愣了一下,不情愿似的躲闪着,却又以一种诚惶无措娇乖的模样靠着涟,听到涟怦怦心跳和急促的呼吸,她伸出手,竟如慈母一般轻轻的拍着涟后背,低唤着涟。此时她瞬间感知了自己的心跳,安静极了。

稍许,涟抬起头用下巴抵着小小的头,将小小的手贴在胸口深情的说:“小小,我的宝宝,你住在这里了,再也走不出去了。请原谅,我,我不是故意这样的,我不是坏人,你不想我做一个很好的男人吗?”“你已经很好了!”小小看着涟的眼睛诚恳的说,涟能感觉到这话是从她心里喊出来的,涟摇着头苦笑道:“并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他困难咽了咽口水“我可以……”“不可以!”小小恳切的毫不迟疑的回答,这时她感觉自己的手还被涟捏在手中,便抽回了手,低着头不再言语。此时的她显出一种不可侵犯的态度,涟看着小小娇俏的样子有点失望,他觉得她缺乏媚人的艺术。

涟默默的端详着她,小小有些扭捏不安起来。一种怜悯涌上涟的心头,感觉自己的举动有些过分甚至滑稽,他向墙边靠了靠,小心翼翼的如环抱婴儿一般将小小柔柔的拥在胸口,似乎稍稍一用劲,就会如裂帛一般分道扬镳,涟颤栗着,因为爱必须付出什么去保护所爱。

他轻叹一声,在小小耳边吟诗一般低语:“亲爱的!我的日子因你活泼,我的心因你而辽阔,我的感情因你而充实,我的生活因你而美满……”

涟放开小小咕咚咕咚大口大口的喝着冰水,转过身收拾完残羹。靠在床上,拍着床沿说:“来,宝宝坐这里,我午休一下,30分钟后叫醒我,我送你上车,然后,再赶飞机回去。”

小小跪在床沿上帮涟掖好被角,斜靠在涟的身旁,涟呶呶嘴看着小小掉在床沿下的脚:“把脚放上来吧。”小小微笑着摇摇头。涟爬起来,把旁边的凳子放在小小的脚下,扶着她的脚说:“来,放在上面,这样不累。”然后欣慰的躺下,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响起了轻微的鼾声。

小小注视着熟睡中的涟,午后暖暖的阳光从窗棂上溜进来,正好落在他的脸上,他看起来沉稳大方,给人一种安全的依靠。

不一会涟醒了,望着这抹阳光眯缝着眼睛,小小起身想拉上窗帘,他摇着头说:“宝宝不要,你看这是阳光进来的方向,多明媚多好,正如每个人的心灵都需要一道温暖的阳光照进来,宝宝你知道吗?你就是我的阳光,美丽温暖的光芒,极柔美深深的刻在我心中!”

涟微眯着眼睛,流露出诗人的气质:“我也是你的阳光,总绕在你身旁,保护你抚佑你,使你安稳稳一天一天过去。”他轻轻吐了口气,有些哽咽:“好了,宝宝该回家了。”坐起身来穿上外套。

4

小小背上包,默默注视着涟,这是什么样的情感,明明心如止水,却又有无法言说的离愁,多么的不舍,又是多么的不安,无法将自己柔软的心安稳的放下。无法割舍这份眷恋,因为心灵的需要。但是却无法说于涟知道。涟如一个避风港,在涟面前完全释放自己,尽情的享受涟的温暖、关爱、情爱,何其有幸涟带给自己竟是亲情、友情、爱情一样都不缺乏,可是小小清楚自己无法做到涟想要的样子。多么希望这世界自始至终就没有自己出现,永减涟的牵念和失望。

“来宝宝!”涟伸过手来。小小没有牵涟的手,而是绕在涟的背后,紧紧的拥着涟,把脸深深埋在涟的背上,润湿在心中一圈圈荡开,漫上了眼角,小小不敢说话,她知道一开口将泣不成声,不知道要创造出怎样感伤的话来,只能默默的一遍一遍在心里低诉:“亲爱的!你知道吗?我付于你是何等的爱?”涟无措的拍着小小的手,竟也木讷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良久涟分开小小胳膊,将小小抱紧在怀里,贴着小小的耳朵用细微的声音说:“宝宝,下次给我好吗?”

泪水瞬间掠过涟已经不再轻易流泪的心。一些守望,一些预想,虽然渴望着,但并未由于没有得到而沮丧,一种安慈低俯的顾视,正怜惜的相伴左右。

小小像在梦境和幻想中,以至眼前一片迷蒙,心里酸楚的要命,眼里却流不出来泪。

不是因为缺少激情和爱,她的情感是腼腆的,是真挚的,却又隐忍不露,因为她把对涟的爱,坚固在灵魂深处,不在尘世之间了,无法坠落下来,怀着满腔的热爱抵御凡世粗浅的快乐,她把这份深爱放在一个水晶的梦里,如笔端流淌的文字,那是一片感情与精神的净土。

涟牵着着小小穿过长长的走道,踏着台阶,拾级而下,送小小去车站。

在车站门口涟用手指着前方:“看,对面就是我回去时乘车的地方。”

小小回头一看,她要搭乘的车正和这个方向背道而行,心头掠过悲凉的苦涩。

小小挥手而别轻轻的说:“我走了。”她感觉到一阵诗的忧伤,随即有晶莹的眼泪从眼里泛滥出来,她心里汪洋情海已经冲破堤岸,怅然若失的靠着车窗。这几小时如梦的生命是这般虚幻,轻抚着头发,抚着被亲吻过嘴唇,一切都如画卷在脑海里展开,思路沉沉。且喜又悲。

汽车驶出了的车站,涟依然朝着车开出的方向频频挥手,心中隐瞒了太久的愿望,盛载着深刻的爱。一切难以忘记,像刚刚相识,又仿佛相爱了千年万年。涟用沉默感受周遭的嘈杂,他清楚的意识到,哪怕置身千里之外,小小都会在自己的生命里随意行走,他自己却从不明白,小小—这个给予自己快乐,同时赐予自己希望和失望的女子,能在生命里停留多久呢?明明感觉她就是另一个自己,真真切切的感受她欢笑和心痛,可是她也是如此陌生,如云霞一般灵幻,笔下融合得到,心却不解其意。

涟痛苦的闭上眼睛,心里是无穷的惭愧和悲感:“宝宝,你难道仅仅是在一张纸和一支笔之间生存,可是你不小心滴下的墨,在我心里氲开了千丝万缕的柔情啊!”

5

夜晚悄悄来临了,在华灯初上的十字路口,路灯迤逦小小的身影,小小茫然的寻找来时的路,回望着城市的灯火,涟那如海一般深远的爱,溶在心中起了不可言说的惆怅,轻轻打开家门,她没有开灯,寂然的呆在黑暗中,窗外明亮的月光照进来,影子被印在墙上,一种不安、疑虑、委屈、纠结涌上了她的心头。寂寞的悲哀在心里弥漫,静默着,心里不知怎样才好,俯在枕上心里哽咽着却流不出泪来。如结的心,不知有谁能慰安?她抬手打开电脑,涟的头像闪动着“宝宝!没迷路到家了吧!记住!宝宝无论在那里,都住在我心里。你是我生命中的女子,不管我能不能解你衣扣,无论你领不领我风情,但我每时每刻都想着你念着你!

小小再也抑制不住,泪水夺眶而出,被涟大手抚摸过的面颊开放出了朵朵相思之花。

银川癫痫药物治疗
癫痫治疗哪些方法好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那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