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小说】四有

笔名经典日志2022-04-24 10:32:450

四有在炕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心里还是琢磨那个女人。打了半辈子光棍的四有,到如今还没有尝到女人到底是啥滋味,眼看到嘴的肉,闻到了腥荤,这个激动,思前想后,心里痒痒的难受。

四有生长在偏僻的农村,到了结婚的年龄,眼看着跟自己耍大的弟兄们,都成家立业了,自己那个眼馋,想是想,也曾努力过,积极主动过,搭讪跟人家姑娘说句话,姑娘们看到四有像看到鬼一样,东躲西藏,怕的不能。四有只能看着心爱姑娘的背影,默默地给人家祝福,偷偷地落泪。心里屈怨,谁叫自己的爸妈是个挖二垄的,谁叫自己的家一贫如洗呢?哎,四有的心里甭提有多难受。从此,每天出门耷拉个脑袋,像霜打的茄子,抬不起头。一来二去,没事的时候一个人孤在家里,村里人都议论说:“四有是个没有出息的后生,天生的光棍命,看他那灰颤颤的劲,将来讨吃个哇。”

四有听到了,心里更不是滋味,一个人偷偷到沟沟里哭鼻子。哭来哭去,也没有感动上帝,四有的光棍命好像真的就是天生的。心里憋气,窝着一肚子的火,他根本不认这个命。心想:如果村子富裕起了,如果自己的家富起来了,如果……四有的心里,暗暗地下定了决心,就要在这个沟沟里搞出个名堂来。

村里的年轻人都领上老婆出外打工挣钱,赶年回来的时候,穿戴焕然一新,兜兜里掏出来的都是百元大钞,有的弟兄们专门眼馋四有,拿着大钞在四有面前晃来晃去,劝四有出外打工,说:“如果到外面挣上钱,碰碰达达领个二老板。管她啥模样,每天晚上有个搂的。剩下用手操作,跟墙头作对。如果你在村子里,一辈子甭想那个了。”

“一个人有啥呆头,活钱没有,挖二垄,每天一身土。那个女人会跟你。”

老实巴交的四有对于别人的开劝一声不吭,毫不动情。几天过后,四有却做出一件令村里人啼笑皆非的事,神经质地去跟村委会协商,把村东面那座白给都没人要的乱山头,以每年一千块的价格承包了30年,你说说,乱山头能做甚?不长金子,也不长银,光秃秃的,草都长不好。一千块,在农村,那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你说四有不是在发神经吗?签完合同,村长笑的腰都直不起来,见人就说:”四有是一个愣货,脑筋不够使。白给都没人要的乱山头,硬要花钱承包,又花了那么多。哎,没法提了。”

村里人更是跷蹊的不得了,风传说:”四有娶不上老婆憋疯啦。“

四有成为村里人茶余饭后议论的焦点,也有人别出心裁,专拿四有开涮,深挖一些笑料出来,来填补充实一下乡村寂寞无聊的光景。

四有对村里人的非议,根本不当一回事儿,你说你的,我干我的。农村人就爱搜索个张长里短的,挑出一些事情来,哜哜嘈嘈看个热闹。时间长了得不到对方的辩斥回应,自然也就不怎么起劲了。渐渐地好像淡化了。可是,无聊的村民们重新留心四有每天到山头上倒底在干甚?经过一段长时间的观察,感觉不一般,起先看上去懒洋洋的四有,每天上山那个勤快劲,鬼才相信他在蛮干?一反常态的举动,引起村民们的注意,大家不免又在猜忌什么?

果不其然,一段时间之后,又有人担心,开始议论说:“年轻轻的,尽想一些歪门邪道的事情,山上头能抠出来个甚?光秃秃的,出外做点啥不行,就谋住个乱山头,还较上了劲,没出息人,天生打一辈子光棍的料!”

人们虽然议论,但还是心存芥蒂,怕这个家伙真的挖出金子来,到那个时候,村里人都不是吃亏了。村民们拭目以待!

四有就像一头犟驴,起早贪黑,白明黑夜在山上整整挖了快一年,山头被他挖的遍体鳞伤,满山遍野都是些坑坑,大家开始怀疑,有的说四有在找古董,有的说四有在找矿石,也有的说四有发现了金子。村里人众说纷纭,有几个小心眼的人,怕四有弄出来金子或者什么宝贝来自己独吞,时不时地过来达照一下,看看有啥动静。农村一个传统,山豺野鹿,打住伙吃。由此,好分享四有的胜利果实。

四有听到了村里人的议论,却不做任何表态。依旧没明没夜地干活。有一天,四有累得终于撑不住了,脑袋一昏,躺在自己挖的坑坑里,啥也不知道了。

太阳毫不留情地践踏过四有的身体一路向西,昏昏沉沉地快要落山了,山上依旧静悄悄。偶尔几只麻雀飞过,打破一时宁静,留下几句嘲笑,便相互追逐着寻找自己的窝。

天开始变得冷冷清清,四有单薄的衣衫被风吹得一阵鼓,一阵扁,脸色开始变得煞白煞白。四有,一位在村里制造了多少蜚语流言的人,一位在村里引起争议的人,就这样,人生将要画上一圈句号。

小三三表面长得敦厚老实,其实这家伙生得贼精贼精,他注意到四有一天没有下山,心里想:四有今天一定挖出来啥好东西了,此时不下山,一定是想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把东西带回家。不行,自己得上去看看,不能让愣四有把东西独吞。想到这,小三三健步如飞,向山上飞走而去。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小三三漫山遍野地寻找了半天,一点影线都没有?小三三犯了嘀咕,心里想:这家伙肯定弄到东西了,看看藏得多机密,你就是藏到尿骚旮旯,我也要找到你!小三三趁着太阳落山后微弱的光亮,一溜小跑,跑到一个坡洼的地方,隐隐约约看到一个暗点,小三三不由一惊,心中暗喜,弄了半天,原来藏到这啦!小三三小心翼翼,蹑手蹑脚地靠近暗点跟前,看见四有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小三三悄悄抓了一把土,轻轻地撒向四有身上。

小三三使了一个鬼心眼,以为四有身底下压着宝贝东西,先不声不响惊他一下,等他翻身起来的时候,一看究竟。

等了一会儿,不见四有有动静,小三三有点纳闷,又往前凑了凑,还是没有动静,小三三心里开始有点慌,仗着胆子上前揪了揪四有的肩膀头,还是没有动静。小三三觉得不对劲,大声吆喝起来:“四有,四有……”见四有依旧没有动静,上前用力一揪,四有浑身瘫软,小三三一看不好,心想:出事了!也不由小三三多想,不知道哪来那么大的力气,一下抱起四有,向村子里跑去。

村里人听到消息后,像开了锅的蚂蚁,为了不耽误医治时间,大家你言我语,最后还是村长说话有分量,一语定音。于是,村民们不分男女老幼,你拉骡子,他往外推车,有搬行李的,有铺垫的,一会的功夫,车上安顿了便宜,骡子也套好了,大家七手八脚把四有放到车上,有几个人跟在车后面,小三三坐到了车辕上,扬鞭向乡卫生院飞驰而去。

卫生院静悄悄,院子里被突如其来的一伙人炒得乱哄哄。看门老汉跑了出来,大声吆喝:”吵啥了?干甚的?“

“到医院不是看病能闹甚?”村长见多识广,冲着看门老汉回答说:”人快不行呀,大夫在哪了?“

“回县城了。”看门老汉漠不关心地回答说:”到县城看个哇。这儿没人了,赶快走哇。我关门呀!“

村长有点火,对着看门老汉吼道:“说啥了,人都快不行呀!赶快看咋能跟大夫联系上,救命要紧。”

“半夜三惊,黑灯瞎火,跌跌绊绊,又不是近处,咋能来了?”看门老汉找了一大堆客观原因,然后推辞说:“你们赶快另想办法哇。”

“想啥办法?”一般不爱说话的丑毛憋不住气,开了口说:“到了医院门口了,人都快不行了,大夫一个也没有,啥医院?今天,人要是死在这儿,跟你们没完!”

“呀,讹人了,不看病,不挣你们的钱,想咋了?再吵,叫派出所抓你!”看门人生了气,三步两步走到大门口,下了逐客令。恶狠狠地说:“这样的人见的多了,赶快滚!”

“你妈个逼!老乃求!想做甚?看不起地老大,不是地老大辛辛苦苦种庄稼,你吃甚了?吃你妈个逼哇!”丑毛在村子里从来没发过脾气,今天是真急了。农村人,一个人出门,规矩的像绵羊,人多的时候,有人仗胆,一蹭哄,再加上事情也急,就变成一群狼。丑毛三说两说蹭到看门老汉跟前,一把耗住看门老汉的衣领子,恶狠狠地说:“老乃求,你今天叫不来大夫,看剥了你的皮!”

“咔咔,就你列个土包子,想造反了?我看你们缺逼兜!”看门老汉情绪压的稳稳的,神不慌,语的颤,一看就是一位风里来,雨里去,久经沙场的主。区区这阵势,根本吓不住他。老汉虽然上了年纪,但是,反映很机警,说时迟,那时快,老汉反手一把把丑毛的手拧开,飞起一脚,正好踢在丑毛的裤裆。农村人连打架都少见,甭看刚才那会儿凶,老汉一动手,脑袋发懵,等反映过来的时候,小肚子已经被踢得疼痛难忍,一下子就跪在地上,双手捂抱住小腹,痛的’妈呀爸呀‘地直叫,顷刻间打起滚儿来。

众人一看,我的‘妈呀’,一窝蜂地涌上前去,想救回丑毛,看门老汉不干了,从门房拿出一把铁锹,挥舞着像众人打来,众人一看,傻眼了,村里人那经见过这阵势,一个逃跑起来,别人像受到传染一样,丢下丑毛四散而逃。一群残兵败将。

四有不知多会儿清醒了过来,看见众人逃跑,自己愣里愣怔地下车,也弄不清楚是咋回事,跌跌撞撞地紧随其后,跟着跑起来。

等大家跑回村的时候,村口依旧围了不少老少爷们,看见四有回来了,都高兴的不得了。有人感慨地说:“还是医院好,一下就给治好了。要搁到旧社会,几个四有都没了。”

张大妈把自己事先准备好的面条给四有端过来,四有喝着热气腾腾的面条,不由地热泪盈眶。

第二天,派出所把丑毛送回了村,村子里的人都感激涕零。再三跟警察握手致谢。丑毛却灰溜溜地回家去了。几天之后,不声不吭地出外打工去了。

四有在家养了三四天,他觉得自己欠村子里的人情太多了,心里老是放不下。但在目前的环境中,自己连吃饭都成了问题,怎么报答大伙呢?四有把这事放在心里,下决心有条件一定报答父老乡亲。所以,四有又开始每天上山挖坑。

时光荏苒,日月如梭,一年转眼过去。

人吗,走红运的时候,你相当都挡不住,四有承包山的消息不胫而走,春暖花开的时候,乡长领着县长来视察,看了四有的工程,听了四有对荒山荒坡发展规划。县长颇为感动,大加赞赏!鼓励四有的想法、做法符合山村发展的实际,以四有的经验,为全县致富发展起到一个引申的作用、并得以借鉴、同时要求有关部门推广到全县范围。表示政府给予大力支持!作为全县的典型,把四有的事迹作为致富素材向全县大力宣传。

有了上级政府的大力支持,隔不多日,大批的果树苗拉了回来,乡政府出面召集了邻村的父老乡亲,没用几日,漫山遍野植上了苹果树,在短时间内,乡政府又给打了一眼机井,铺设了管道网,林业局又给派遣了科技人员,果树苗得到充足的灌溉,有效预防病虫的危害,长势喜人。

四有有了上级政府的支持,信心十足,接连又承包了几座山头,种植下了数不清的苹果树苗。

昔日几座光秃秃的乱山头,今天变得满野苍翠。一晃三年过去了,由于具备各方面的条件,果树上结满了硕硕果实,苹果皮薄肉厚,又大又甜,县里专门为四有的苹果作了无公害、绿色产品宣传,一下子畅销出去卖了个好价钱。

四有有钱了,三村五里的人都知道了,县里也出了名。三村五里的寡妇们闻讯争相而来。四有成了香饽饽。有来热情的,也有来主动的,四有是见荤不吃,见素不理。有一个寡妇干脆豁出去了,脱了一个光不溜秋钻进了四有的被窝里,四有也真能挺的住,大声嚷嚷地跑出来,闹得那女人羞涩难奈,偷偷地溜走了。自此,在没有那个女人敢春光大献。

想从四有身上抠一分钱出来,没门。女人们连一个光蹦蹦都捞不到,久而久之,四有铁公鸡一毛不拔的美名传遍了三村五里。寡妇们看到对四有的前途一片黯淡,渐渐地失去了耐心,离他而去。

也有人猜测说四有是半个人,根本不能跟女人一起生活。说的多了,自然就有人信了。有人直截了当跟四有开玩笑说:“作为男人,不能跟女人睡觉,那不是白活了,挣下钱沤粪哇。”

四有淡然一笑,不置可否。

不久,村里来了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好奇的村里人围上来打问个究其。才知道是四有从县城高薪聘请回来的医生,还是本科大学生,说是专门为村里人免费看病的。说是四有提供一切所需费用。村民们有点疑惑自己的耳朵,一分钱都能抠出水的人,怎么能出资为村民们免费医疗呢?有人质疑四有的动机。

四有听后,淡然地笑了,不置可否。

又过了不久,人们惊奇地发现,村东头多了一群搞建筑的人,好奇的村民上前去打问,说是四有给村里盖学校,旁边还盖村委会。

又有些村民‘啧啧’着嘴,说:“四有这回是真疯了。挣了钱自己一分不花,尽给村里花了,不疯的人是不会这样做!”

四有听后,淡然一笑,不置可否!

近日,又传出一条爆炸性的新闻,说是四有在网上恋爱了。听说是本科大学刚毕业的高材生,人家还是一位大姑娘,你说这可能吗?四有这人真不靠谱。女人都是奔他的钱而来,就说有钱哇,抠得一分钱也舍不得花,顶甚用?就是真的来了,骗上他一疙瘩就跑了。网络是虚拟的,这也他信。哎,人们开始又替四有担心。

四有这回是信以为真了,他高兴的一夜没睡。第二天一大早,骑上自行车去集宁接那个姑娘圪了。村里人看着四有骑着个自行车,穿一身土灰土灰的衣裳,在背后偷偷地乐,就这派头,还想找个大学生,大母猪还差不多。大学生能看上他,‘啧啧’这世界疯了,有钱,啥也有可能!可惜,这个老抠,恐怕他跟不上时代了。

中午十来点的时候,四有骑着自行车,后衣架上驮着一位姑娘,长得眉清目秀,妩媚动人。一看长相,标准的城市人。‘呀’这姑娘看上去挺正常,村里人又开始议论纷纷……

南宁的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吃什么对身体好呢
郑州癫痫病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