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人间一两风,填我十万八千梦

笔名民间故事2022-03-30 23:14:230

编辑荐:人间的风,吹过窗前,落在眉间,填在梦里。杯中的酒,等待着我的相邀,敬这人间的风,敬你我未完的梦。

睹物思人人渐远,物是人非非吾愿。读书,买花,长大,那些独特的经历赋与笔尖下文字特殊的意义。我大约并无什么才华,只是因为生活,点点滴滴,寻寻觅觅,渐渐生出许多的浪漫。时光作渡,眉目成书,借人间的风,填我星辰下的梦。

我姓陈,走过古城百座,饮过佳酿千升,爱向人间借朝暮,悲喜酬酢醉几度。山水一程,三生有幸,结识过推杯换盏的好友,走过云霞雕色的黄昏,这一路走来,不是一个人,偏又似一个人。那些跌宕起伏的故事一件件压在心底,或悲或喜,或聚或离,经历得愈多,自己却愈发的清醒和平静,哪怕往后的日子如何起伏,心若安然,处处美景,岁岁良辰。

上小学时习惯放学后独自一人跑到那个叫“大梁”的山头,手里攥着几枝狗尾巴草,坐在田坎上,任秋天的风吹过自己的脸庞,数着远方渐渐升起的炊烟,感受着黄昏下的温暖。中学时独自一个人远离家乡寄宿学校,每个周末都会跑到初三中学教学楼顶,望着头顶漫天星辰,也会想家,想爸妈,可是家在远山外,父母离异多年。后来呀,走得更远了,南昌工程学院的风既不温柔也不浪漫,树会吹斜,伞会吹断,可是自己还是喜欢有时候一个人在大雨中奔跑。黑夜也掩盖不了我在风雨中成长的狂欢。

我们都是散落在人间的日常,零零星星,三三两两。那些经历的风雨只会让自己往后的人生更加绚丽多彩,而不是落寞和伤感。

人间的风有“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浪漫;有“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的思念;亦有“风吹柳花满店香,吴姬压酒劝客尝。”的离怀。这风吹过灯火阑珊的城市,吹过弦月西挂的宇檐,吹过行歌千里归人的肩膀,亦吹过他乡望月过客的眉头。落落人间,芸芸众生之中的你,是否有过那么一两风,填过你的梦。

若如那一场漫过千倾良田的稻香风,填满袁隆平院士禾下乘凉的梦;若如那一场吹过千山万水的浪漫风,填满诗人海子春暖花开的梦;若如那一场离散农场的婉转风,填满画家梵高星空下的幻梦。

也许一个人在历经红尘千般之后,会如山一般,静默不语,此时的他无论在哪里,都会有风,吹亮他的眼眸,吹直他的脊梁,吹醒他的黯淡。此时的他,除了微笑,最好的也是微笑了。

前不久翻出《南山南》的这首吉他谱子来,坐在阳台上一个人缓缓地弹唱起来,唱着唱着就不知不觉地停了下来。望着那熟悉的歌词,自己竟然在那一瞬间恍惚了。

后来,南山的风吹散了谷堆,北海的水淹没了墓碑。岁月鹜过,山陵浸远,雾未散尽,你一支小舟,在江南里慢摇。来往的风,伴随着回忆里的雨,不可挽留。

此刻的我,案前执笔,左手的青春,右手的年华。写不尽,述不完。人间的风,吹过窗前,落在眉间,填在梦里。杯中的酒,等待着我的相邀,敬这人间的风,敬你我未完的梦。一倾杯,温吞烈酒,一俯仰,细漫长喉。


湖南癫痫病专科医院比较好
北京好的癫痫病医院去哪
成年继发性癫痫有什么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