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园】真情(微型小说)

笔名民间故事2022-04-22 11:34:510

李宗平和李小四是同祖父的兄弟,年龄相当,都聪明勤劳。所不同的是,在那大集体的年代,宗平能适应当时的政策,把心思用在集体的事情上;而小四只图自己满意,对集体的事漠不关心;岂止漠不关心,还老是做损公肥私的事。因此宗平批评他是专门想占便宜的尖头瓣子,而小四却叫宗平是爱管闲事的假积极分子。这样,两人虽然天天相见,情感却非常龃龉。

分田到户后,他俩好比是如鱼得水,各显神通。小四还暗暗较着劲,以为这要是搞得差了,那才叫占了集体的便宜!宗平因为有做人公平的名声,第二年被招到乡办企业做了业务员。这样,他除了农业收入外,又有了工资收入,经济环境上升很快。小四见宗平有了新的“财路”,也急着想办法发财。

小四求东家告西家,借了二十多家,终于借到了两千多元,买了一辆手扶拖拉机。他要用这台拖拉机为人们代耕挣钱。此举惊动了所有村民,因为当时不少的生产队还没有拖拉机,而小四个人却买了一辆来,谁不惊叹?

宗平的业务跑得很得意,一年下来,挣得了两千多元的工资(那时的稻谷才二角三分一斤)。可是,家里的田因为老牛加木犁,自己又受工夫限制,老是落在季节后面。这样,虽然有了工资,农业损失与别人相比,却将工资冲得所剩无几,而且还把老婆累得像瘦猴。第二年的“双抢”,宗平想,为了少受损失,自己这个阶段不跑业务了,并且得改用拖拉机代耕。于是,他找到了小四,请能安排给他代耕。小四心想,你这个“吃轻巧饭”的人也来求我?可见,我小四比你并不低级,在搞生产队的时候……,于是,他说:“我这个爱占便宜的人,你能相信吗?”“哎呀”,宗平说:“那时候想大家有口饭吃,才是那样的。你还牢记着干什么?”小四说:“我倒不是记着,你是多红的人哪,还找我干什么?”说着,不再理会宗平。宗平走后,小四老婆说小四太不近人情,好歹你们还是兄弟呢,他又不会少了你的代耕钱。小四这才给宗平代了耕。这样,宗平倒觉得,小四还算开通,解了前嫌。

这年的银洋大涨价,从每块十二三元人民币涨到了三十元,而且,还有大涨的势头。腊月十七那天下午,来了个外乡人,小四从田里劳动回来,正好遇到了。这个外乡人神秘兮兮地说,他的父亲是国民党军官,蒋介石退到台湾时,因为手里头有一批军饷,又全部是银洋,就溜了下来,把这批银洋埋藏了起来。解放的时候,父亲被共产党镇压了,这批银洋一直留到了现在也不敢动。但是,现在儿子要念书,没处来钱,只好拿一些出来换钱。又不敢到银行去换,想找个靠得住的人,换点现钱。我看你大哥,很忠实的样子,这才敢跟你说。大哥,你能不能帮个忙,我会给你好处的。小四以为发财的机会到了,就问他的银洋是怎么兑换的。外乡人说,只要有人肯换,我银洋有的是,巧贵都好商量。小四追问到底什么价?外乡人说,现在时价是三十元,我换二十元总能行吧?小四还想煞他的价,说,你只要是真东西,我是想要的。要是换得多,你应该能便宜一点。外乡人说,“大哥,你想要?那我只算十五块。好了你,也不在外处。”说着从他的荷包里拿出两块银洋递给了小四。小四抓在手里,见灰蒙蒙的,并非银光闪闪,有点疑惑。外乡人见了小四的表情说:“这是埋在土里时间久了,有点银锈,你不必怀疑。”并让他用两块相互敲击,小四果然听得铿锵脆响,放耳边一听,还“嗡嗡”有声。小四确信是真货无疑。于是,倾其所有,把卖稻的、代耕的,其实都是准备还债的钱全部拿了出来,合计三千元,买了他二百块银洋。那外乡人接了钱,连走时千恩万谢地说,我儿子有了您这钱,念书要是有了出息,决不会忘记您的恩情!

这天晚上,小四喜滋滋地把这银洋拿出来再看看,以为赚它个三千元已经稳拿,非常欣赏自己运气和精明。当他把银洋收起来时,不慎掉了一块到房门边的石头上,竟然摔成碎块。他大吃一惊,又有意拿一块摔到石头上,更摔得粉碎。他叫来妻子,妻子又摔碎了一块。于是,妻子大骂小四,说他想发急财;到了这时,小四只好任妻子去骂,自己却考虑着应该怎么办。他再三考虑,觉得宗平因为跑业务,具有众多的人际网络,算是见多识广,跟他说说,或者还有挽救的办法。

宗平这几天讨业务债,忙得很。清早,小四就来到宗平家里,显出一副惨微微的样子,向宗平诉说了他买银洋的情况。宗平听了,呻吟了一回说:“这都是你爱占便宜的结果。你也不想想看,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便宜让你来占?”小四只是叹着气,无话可说。宗平又说,事已至此,那卖银洋的人,早跑得无踪无影,谁也没办法挽回你的损失了,你只好自认倒霉。小四听了,心想,本来想找你想想办法,不料却跟没找你一样:现成话谁不会说?于是,也没做声,转身走了。

小四走后,宗平心想,小四遭了这么大的骗局,要是任其下去,他哪能承受得了?得为他想想办法才行。他知道,设这种骗局的,决不止一个人,也决不会只骗这一回。不过,他们精得很,下一回是决不会再在这里行骗了。而他们这样行骗的地点,都会选择在偏僻的乡村。我要为小四努把力,争取将骗子找到。与

当天上午,他找到派出所所长,陈述了小四被骗的情况;又用了两天时间,乘车跑了邻近的三个县的乡村,到三个县的朋友家里普遍打了招呼:一旦发现卖银洋的,就将他留下,通知小四来辨认。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五天的中午,离宗平二十五里,屏风岭的徐姓朋友,风尘扑扑地赶来,说他们那里抓到了一个卖假银洋的外乡人,叫宗平快去辨认。

宗平马上叫来小四,他们一起来到派出所,请所长和他们一起来到屏风岭派出所。当小四和那卖假银洋的人见面后,竟不是那个人。于是,派出所加紧了对外乡人的审讯。再狡猾的狐狸,总斗不过机智灵敏的猎人,最终挖出了他们的团伙,小四的三千元又“完壁归赵”了。

本来,小四那天早上听了宗平的批评,对宗平和这三千元已经失去了希望;现在又一分没少的回来了,他对宗平的感激简直无法形容。小四老婆说:“宗平对你小四惯来一腔真情;只有你小四,鸡肠狗肚,老记恨人家!”小四扫视着老婆,大有羞愧之色。

河南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
癫痫吉林哪里治疗好
中医治疗癫痫病的药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