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面具(情感小说)

笔名情感语录2022-04-14 14:42:030

【一】序幕

一望无际的湛蓝晴空上没有一丝丝白云,一轮火球般燃烧的太阳,毫无顾忌地喷出令人不堪忍受的剧烈火焰,使冒着热气的大地还有那些像无数蚂蚁似的车流和人群,仿佛艰难行进在看不到尽头的撒哈拉沙漠之上,因为太拥挤使得空气当中弥漫着一股让所有人感觉快要窒息的浮躁!茫茫人海之中穿着一件浅蓝色丝质露肩短裙身材高挑匀称的长发女子格外惹人注目,她此时正紧皱着一双柳叶细眉随街上的滚滚人潮快步走着,灼热的阳光将一串串细细的汗珠,从她稍显微红的脸颊两侧逼了出来,看上去有一种特殊的古典魅力;虽然薇雅手里一直撑着那把早晨从家里带出来的白色遮阳伞,可是她仍然用一块米色手帕频频不厌其烦地擦拭着从额头滑落下来的汗水,她那两道自然弯曲的细眉紧紧地纠缠在一起,犹如紫藤花的藤蔓,而一对乌黑娇媚的灵动眼眸被汗水浸湿的浓密睫毛掩盖着,显得更加清澈透亮,具有异域风情的坚鼻翼和涂着粉色唇蜜的小嘴,正好让她这张楚楚动人的脸庞尤其美艳无比!那微张微合嘴唇好像也在抱怨这恼人的天气所带给她困扰似的,但这一点也不影响她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反而增添了些许属于小女生的清纯与娇嫩。

被炎炎烈日烤得快要虚脱而昏厥的薇雅只好停下脚步站在路边试图找一辆出租车赶快坐上去,这样,最起码能够感觉凉快一些,但是,一辆辆飞驰而过的出租车时不时从她身边驶过,却可惜没有一辆车愿意停下车轮让她上去,这使得本来就心情烦躁的她异常焦虑和不安。就这样又过了很久仍旧没有拦到车,薇雅开始焦急地东张西望起来,而恰好在这个时候,一道被她刻意遗忘许久的熟悉身影突然掠过她的视线,这一刻,薇雅的身体好像被闪电击中似的,只能站在原地瑟瑟发抖,数秒钟之后,她不由自主将恍惚的目光投向了街对面……她瞪着一双惊异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正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匆匆穿过的那个人呆呆地盯着他,眼神不由自主追随着,薇雅感觉到自己原本已经麻木不仁的心,刹那间疼得宛如刀割!她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昏过去了,就连握在手中的那把遮阳伞此刻仿佛也变得千斤重,她现在只想赶快趁自己还没完全丧失理智冲过去之前离开这里,但她的视线却仍然痴痴地追随着那抹渐渐变成小黑点的影子,直到眼中只剩下一层薄薄的水雾……一种旧伤口被突如其来的无情力量撕扯着的剧痛逐渐蔓延至薇雅整个躯体当中,思维有些混乱的薇雅,不自觉地开始喃喃自语道:“为什么命运这样作弄我呢?在我以为自己已经彻底将他忘记的时候,为何还要让我看见他呢?让我再次品尝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呢?这算不算老天爷对我的一种惩罚?”此时此刻薇雅真的很想毫无顾忌地大哭一场,就算周遭的人们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她也无所谓,可是眼泪却像一条即将干涸的小溪,只是悄无声息地从她悲伤的脸颊静静流淌下来……

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辆绿色的出租车终于缓缓停到了仍在默默流泪的薇雅身旁,车内的司机从车窗露出一张带着职业微笑的憨厚脸庞,非常礼貌地问了一句:“小姐,请问您要用车吗?”但此时正处于呆滞状态的薇雅根本就没听见,大概等了一两分钟,虽然见对方表情有点异样,但出租车司机仍然轻声问道:“小姐您哪里不舒服吗?需要去附近的医院吗?”可薇雅却对此毫无反应,这使得那位司机有些不耐烦了,于是他干脆提高声音又问了一次,可能由于这次他喊得过于大声了吧,不仅薇雅被震得缓过神儿来了,就连从她身旁走过的某些路人也都被这声大喊吓了一跳,他们不禁都奇怪地转头向薇雅和那位大嗓门司机望去。薇雅急忙下意识地用丝帕擦掉滞留于脸颊上的水珠,她不知道这是自己的眼泪还是汗水?之后十分羞愧地瞟了一眼周围的人群,然后又朝那个司机勉强撑起一抹浅笑快速打开车门坐了上去,并且急急收起那把白色遮阳伞。这个时候她只想立即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她宁愿相信之前发生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短暂的梦境而已……当薇雅脸色苍白地坐定之后,那个司机心中虽然仍旧有一丝狐疑,但他却十分淡定地问道:“小姐,对不起,请问您要到什么地方?刚才我没听清楚,请您再说一遍可以吗?”薇雅好像是在自言自语似的答道:“兴苑小区A栋。”司机立刻发动车子向目的地急驶而去。街道两旁各类店铺悬挂的招牌多姿多彩恰似炫目耀眼的万花筒,随稳速行进的出租车不停变换着,可坐在车内的薇雅却无动于衷,她的眼神中除了一片模模糊糊的轮廓之外,仿佛什么都看不见,而混沌的脑海中只停留着刚才令她接近崩溃的那抹虚无缥缈的身影!她自嘲地想,原本以为早已从脑际清除出去的那个人没想到仍旧深深地藏在心底,并占据着所有的思想与神经,使她戴了这么多年的面具一下子被扯了下来,这是一件多么滑稽可笑的事情啊,就像一个手艺拙劣的魔术师在舞台上卖力地演出,而下面的观众却在无声地嘲笑着她漏洞百出的表演;薇雅感觉到自己那颗曾经遍体鳞伤的心又开始隐隐作痛了,好不容易变得麻木没有任何知觉了,但现在又似乎悄然苏醒了,她不由得恐惧地想:“难道我的心还有感觉,还会痛吗?不!这一定是我因为天气燥热的关系才产生幻觉的,他已经不存在了,永远从我的生命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我不该再想起他的,我不是已经有了一个真正爱我的人吗?干嘛还要这样折磨自己呢?”但是那份再明显不过的疼痛感让她无法回避自己的自欺欺人,而且那扇紧锁多年的回忆之门硬是将她的思绪拉回到那段心碎往事当中。

【二】回忆

许多年之前的某个夏日夜晚,天上那些耀眼繁星与城市里的炫目霓虹不断交相辉映着,使本应该沉浸于黑暗的深夜,却被一阵阵喧嚣渲染得比白昼还要明亮热闹;坐落于闹市区的夜总会与歌舞厅传出的强劲音乐,充斥着饭后出来纳凉逛街市人们的耳膜,飘散着各种食物香气的小吃一条街上,更是拥挤着身穿各类服饰与装扮的人群,他们悠闲自得地两两三三走在异常喧闹嘈杂的小吃摊边,说说笑笑拉着家常开着玩笑,看上去真是一派和睦温馨的景象啊!可有谁会想到在远离闹市的一座僻静小公园里,一对状似情侣的男女,正在一架外表有些破旧的秋千旁边激烈地争执着什么?这个小公园离一所二流大学很相近,所以来这里的一般都是年轻学生们;一个身段娇小穿着粉红体恤和海蓝低腰牛仔裤的清丽女孩,神情悲伤并颤抖着纤细肩膀,泪眼涟涟地一瞬不瞬死死盯着站在她面前也是痛苦表情的男孩,愤怒而又哀怨地质问道:“你要跟我说的就是这件事吗?我这样相信你,你竟然用这样荒唐的谎言欺骗我!你良心何在……”虽然实在情绪激动地控诉着对方,但她的音调却显得那么柔弱无力,仿佛一只刚出生不久就被暴雨浸透的小羊羔,默默无语的男孩望着她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只知低头静静听着女孩悲伤凄惨的控诉别无他法,他那泛红的眼神不敢直视女孩溢满泪水的双眸,因为他真的不知道此刻该用什么话语来平息对方的怒气?也许,这就是他罪有应得的报应吧.原本他还想和以前那样软声细语地祈求原谅,可这一次显然不管用,女孩根本就不听他的解释,就连想靠近些安慰一下都不让!

过了很久很久,或许女孩的情绪似乎平稳了一些,她不再厉声责备只是紧紧纠结着双眉轻声追问:“晨雨,你就不能给我一个稍微有说服力的理由吗?我不听你这套荒唐不可信的敷衍之语!”那个被称之为晨雨的男孩子听了薇雅的这句话,又是羞愧地将整个脸庞低下去深深埋进两只手掌里不说话了,之后任凭薇雅怎样软硬兼施地逼迫他也不再回答了,最后,薇雅只好无可奈何地说道:“晨雨,我想能够让你不惜放弃我们俩这么久的感情,真正的理由绝对不会像你所说的那么简单,求你告诉我真相吧,如果你碰到了什么难以逾越的困难,我们可以一起面对啊……”并温柔地把手抬起来伸向晨雨,听薇雅刚刚把话说完,晨雨就将一直低着的头猛然抬起来心痛地看着极力保持冷静的薇雅,然后嗓音带着一丝哽咽说道:“雅,对不起,我知道现在说这句话,已经无法弥补对你造成的伤害,但我还是想请求你的原谅,就算你一辈子不肯原谅我也没关系,只是求你别再留恋像我这样的人了,放我走好吗?我不配得到你的爱!”听到晨雨说出这么绝情的话语,薇雅的心里忽然涌起了一股排山倒海般的悲哀,她绝望地将手从晨雨的肩膀上缩了回来握成拳头垂在身侧,紧闭双眼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悲痛地再次高声问道:“我不要听你说这些没用的废话,既然已经知道造成伤害就不用再虚情假意装出一副无辜模样了,既然一开始就知道结果是这样,你干嘛当初还来招惹我呢?我为你付出了所有的感情,最后却被你这么轻易地抛弃了吗?”晨雨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歇斯底里大声质问他的女子是那个和自己交往近两年一向性情柔顺安静、善解人意的邻家女孩儿,他震惊地望着薇雅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

薇雅被泪水浸湿的些许发丝紧紧贴在透着红晕的粉嫩脸颊上,晨雨试图伸手帮她梳理一下顺便想找回往日的柔情,可这时的薇雅却像受了什么可怕的惊吓似的,本能向后退了两三步,并且用犀利的目光看着他,这令晨雨感到难过和挫败,他将伸到半空中的手臂无力地缓缓垂下来,心里想起薇雅从前是多么喜欢他的亲近呀,只要抚摸着她那头柔顺的长发,她就会羞涩地扬起一抹甜蜜灿烂的笑容,可现在情况为什么就变得这样截然不同呢?“唉……”晨雨落寞地轻轻叹了口气之后喃喃说道:“薇雅,请你相信我是真的爱你,可是,之前所说的一切也全是真的!不骗你,在你面前一直我都带着虚假的面具,起初,我只是想跟你这样的单纯小女孩随便玩玩儿而已,所以我想尽办法接近你,可与你交往了一段时间以后,我越来越担心让你知道真相!薇雅,在我的眼里你是那样的美好,那么的温柔善良,就像一个从天堂来到人间的天使,但你知道真正的我是什么样子吗?不瞒你说,我只是一个在江湖上混生活的小浪仔,每天都过着打打杀杀、吃喝嫖赌、有今天没明天的危险日子,认识你以后,我有几次想过要做个堂堂正正的好人,可你知道吗?这对于一个过惯了那种充满刺激生活的我,实在太难了!其实我很清楚像你这样不谙世事的女孩,根本没办法理解我所经历的一切,所以我不得不绞尽脑汁编造一个又一个漏洞百出的谎言来继续欺骗你……”脸颊毫无血色的薇雅突然打断了晨雨的解释:“不要再说啦!”晨雨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神情非常淡定地接着表白:“告诉你我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高等学历,因为家庭和自身的某些特殊原因就连初中也是勉强毕业的,从那之后就开始到处漂泊混日子,这样的我你还能喜欢和接受吗?”薇雅真的快要疯掉了,她一时难以相信晨雨的话,她突然用一种特别陌生的眼神目不转睛地盯着曾经令她深信不疑的男友,这一瞬间,在她的内心深处还残留着一线飘渺的希望,她宁愿相信这是晨雨故意跟她搞的恶作剧,但真相就是真相,不容她逃避。

【三】掩饰

看到薇雅错愕还伴着一缕绝望的表情晨雨苦笑了一下继续讲述着:“当初在网上认识你并开始和你交往的时侯,只是觉得在那些所谓的朋友们面前很有面子,因为像我们这种人能勾到你这样清纯的女孩,实在是一件千载难逢的大幸事!”听到这里,薇雅不屑地笑了一下,晨雨也不理会,他就像是在讲一个故事那样说了下去:“所以在与你初次见面时,我将自己装扮成一副谦谦君子的虚伪模样,把身上养成的不良习气统统隐藏起来生怕被你识破,可没想到你比我想象得还要单纯,我所说的每一句话你都深信不疑,过后我还暗暗得意自己的演技很高超呢!”说着说着晨雨竟自嘲地笑了起来,这个时候薇雅轻声问了一句:“那时我在你眼里是不是显得很幼稚可笑啊?所以你才问心无愧继续欺骗我,而我却像个傻瓜一样陶醉在童话似的那些谎言里。”晨雨坦然答道:“说得没错,当时你确实看上去很像一个芭比娃娃,虽然我觉得你不适合我,可男人的征服欲还是驱使我把戏演下去,因此,接下来的所有事情都自然而然地发生了……”说这番话的时候,晨雨虽然表现轻松惬意但他眼里却清清楚楚闪过了一抹苦涩,只不过此刻正身处伤心欲绝境地的薇雅没有注意到罢了。

沉浸于回忆当中薇雅忽然被一个低沉的男声叫回到了现实世界:“小姐,到了,请您下车吧。”听到有人在叫她,薇雅甚至有些恍惚,她下意识地望了望车窗外自己现在所住的这栋高达二十几层的楼房,然后心不在焉地从手包里掏出十几元零钱交给前面的司机,不经意间,薇雅从后视镜警见自己那张平日里光彩照人的白皙脸庞此刻却被泪水浸透了,她赶紧拿出手帕把花掉了的脸仔仔细细擦干净之后才下车。正当她魂不守舍地慢慢走进楼道里去准备乘电梯之际,身后传来刚才那位出租车司机的声音:“小姐,请等一等,您下车时忘记拿遮阳伞了。”薇雅转身接过司机递过来的遮阳伞就直接走进电梯里了,连一句感谢之类的客套话也忘记和人家说了。薇雅神情恍惚地走到九层一零六房门前,然后完全无意识地从手包里拿出一串钥匙开门走了进去,在玄关换鞋时她看见那双熟悉的男士黑皮鞋仍像往常一样摆在鞋柜上的老地方,当她换完鞋将手包和雨伞挂好,懒洋洋地走进客厅瘫坐在红色沙发上的时候,一个略有点低沉的男音从厨房里传了出来,他十分关切地问薇雅:“老婆,你回来啦,今天外面很热吧,你打车了没有?”薇雅有气无力地答了一句:“哦……打了。”她顺口又加了一句:“好不容易才打到的,今天打车的人可真多啊!”在厨房忙着做饭的男人这时手上端着一杯冰镇的鲜榨果汁笑眯眯地走了过来,并说道:“我还以为你又要为了省那几个钱挤公交呢!”薇雅喝着丈夫递过来的果汁,若有所思地盯着对方看了半天,她在心里不禁暗暗思忖道:“他是一个多么潇洒英俊的优质男士啊,身材匀称相貌也算得上帅气,加上那副金丝眼镜更显得温文尔雅,腰间围着的卡通围裙给他增添了不少家居男性的味道呢,只可惜……他不是我的白马王子。”立宇有些莫名其妙地望着出神的妻子,随即稍稍俯下身伸手摸了摸薇雅的额头又轻声问她:“怎么啦?你没事吧,这么没精神不会是中暑了吧?”盯着丈夫含情脉脉的眼神,薇雅不自觉将视线移向了别处,并含糊其辞地说:“我没事儿,可能刚才在路旁多站了一会儿,有点犯迷糊,稍微休息一下就好了,你别大惊小怪的了,赶紧去做饭吧。”听着妻子明显不耐烦的语气,立宇有些纳闷儿,再看看她泛红浮肿的眼眶,心里的疑惑就更大了,可又不好继续刨根问底,只好故作轻松地说:“那你先躺着打个盹儿吧,我去做饭,一会儿叫你吃啊。”说着,把一个沙发靠背放到扶手上让妻子躺下来,薇雅顺从地侧身躺了下来,然后柔声问道:“你又做什么好吃的了?”立宇边往厨房走边答道:“天气这么闷热,咱们吃点儿爽口的杂酱面吧,我再拌两个清淡的凉菜。”薇雅此时虽心烦意乱但还是睡了过去,立宇转头望着妻子已然熟睡的容颜,放轻脚步走进了厨房。

周口治疗癫痫病去哪里好呢
老年癫痫的症状有哪些
癫痫病有哪些方法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