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楠

笔名伤感散文2022-03-30 18:12:090

学校大门里有两株石楠,春天来了,一场雨把石楠的枝干湿透,石楠犹如脱了胎换了骨,绿叶蹭蹭的滋生,球状而婆娑。春夏间,白花开的泼辣,洋洋洒洒的若天上的云;张也有:“石楠花似碎琼花,只识香中便点茶”。

阳光下,花开得愈发泼辣,味道也自然浓烈,远远地就能闻到,久闻也有股股刺鼻的腥气。前日里网购得《花镜》一本,颇喜,翻阅便吸睛;里面有云:石楠,昔杨贵妃名为端正木,南北皆有之,树大而婆娑,其质甚坚,叶如枇杷,有小刺而背无毛,名曰鬼目。不知道杨为何宠它作“端正木”?网寻则有宋朝乐史《杨太真外传》卷下云:“华清宫有端正楼,即贵妃梳洗之所,有莲花汤,即贵妃澡沐之室。”又说,“上发马嵬,至扶风道,道旁有花;寺畔见石楠树团圆,爱玩之,因呼为端正树,盖有所思也。”

不知道张为何“只识香中便点茶”,若不是那时花味是香的,便是对此花味有与众不同的癖好。谓为“端正木”,实则沾了端正楼的光。

再说夏至一到,雨水充沛,树球膨胀地圆滚滚的,金蝉子从地下爬上枝干,蜕皮,卧枝,噪鸣。每每自此而过,便听到蝉鸣,只闻其鸣,却难寻其身。李太白《早蝉》有句:“石楠深叶里,薄暮两三声。”可见,蝉也不择树木而栖,不择树木而鸣。

秋冬交节,石楠稀疏了枝叶,素素的花早被云朵唤走,枝干上却多了红红的小球,一嘟噜一嘟噜的缀在枝子上,都鼓圆了小肚子,这是石楠的果实。把一颗果实剥开,里面藏了一枚种子,其小如卵状,滑滑的嫩嫩的如处子的肤肌。

折几枝秀于花瓶,不必裁剪,不须水浸泡,置于书桌,一杯茶氤氲着,美也入了心。若是爱美的女孩,一颗颗摘下来,用丝线串起来,作手镯,作项链,岂不美哉!若是送人,朋友会微笑,默叹。

最喜要数雪飘来的时候,上面卧些雪,那红耐不住寂寞,挤在里面要窃窃私语了。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又想起描写红豆的小诗,这虽不是诗中的红豆,却也有了几多遐思,若是雪来了,可有人陪我去怡情。

说了这么一大通,似乎没有什么主题,就权借《花镜》作者陈子的花作结:“以课花为事,聊以息心娱老耳。”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长春癫痫病医院你知道哪里好
癫痫病治疗需要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