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力写手选拔赛】冰月的迷惘(首发小说)

笔名友情散文2022-04-14 14:53:080

“阑珊月夜美冰轮,湖水其洁赏魄魂,一面羽纱铺玉寻。染眉存,一伴儿微颦一伴儿润……”

一轮玉兔明镜当空,繁星闪烁。静寂世界里突然传出这一声吟哦,打破了月夜的沉静。柳堤下,欧阳冰月望着投映在湖中的皓月,不由自主吟出这一支,闺蜜为她的名字而写的元曲来。此时,有风倏忽吹过,轻拂她的发丝飞扬起来。姣好的一张脸的侧颜在月色映衬下,越发的迷人美丽。“冰月,你真是名副其实的一轮冰月,好美……”一声由衷的发自内心的赞誉突然在她心底响起来。欧阳冰月轻轻甩了甩头,暗自嗔怪自己道:“好没出息的冰月,怎的又想起他来了?哎!我要真是月亮就好了,最起码不用染尘世,也就没有那么多烦心的事了。”她长长叹息一声,又把目光投向湖中那一轮明月,在心里一遍一遍问着,月亮啊月亮,你能告诉我么?我该怎么办?究竟该怎么办呀?

蓦地,“噗!”的一声水响,湖中月亮微微颤动了一下。

欧阳冰月正在疑惑之际,突然从自己的左前方传来一声很瓷性的男中音:“如此美好月色,奈何叹息?”音落人至,那人站在欧阳冰月一臂距离之外,微微歪着头看着她。

欧阳冰月一见是自己公司的副总经理韦青河,礼貌性的微微一笑:“韦副总,你也来这月亮湖赏月?”

韦青河淡淡一笑:“刚刚参加完战友聚会回来,看见你的车停在了广场那儿,估计你一定是在这里赏月。所以,我就来了。”

欧阳冰月也是副总经理,只不过她和韦青河交集不太多,因为他们两个分管公司两个部门。一个主管销售部,一个主管车间。欧阳冰月是销售部副总经理,经常出差在外。偶尔回来的时候,会在公司遇见韦青河,两个人都是彼此点头而过。原本只能算是公司同事,然而,欧阳冰月发现对方,似乎总是有意无意与自己搭话。用闺蜜的话来说,就是对方一定有什么图谋不轨的心思,换句话来说,便是人家再打你的坏主意呢。欧阳冰月不置可否的的笑笑,怎么可能?我是已婚人啊,女儿都三岁了。闺蜜上上下下打量她一番,已婚怎么啦?你不知道啊,已婚的女人,也就是你这个年龄段的女人叫少妇,那才是更有魅力,更讨男人喜欢呢……

“欧阳副总,怎么不说话?在想什么呢?”韦青河看对方半天都没出声,颇为奇怪的问。

“哦,没想什么?”欧阳冰月淡淡一笑,仍然是不亢不卑的回答。

韦青河嗯了一声又问:“我发现你最近总是喜欢一个人在这月亮湖散步,怎么不回家呢?老公出差了?还是出了什么事?”

嗯?欧阳冰月一愣,狐疑道:“你怎么知道我经常一个人来月亮湖?你……跟踪我?”

“哦,不不……欧阳副总,你别误会,我……我只是偶尔遇见过几回……”韦青河连忙解释,竟然结结巴巴的。

欧阳冰月看着对方窘迫的样子,善解人意的笑了:“韦副总,我不过是一句玩笑话,看看把你急的,没事。”

韦青河闻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脚步试着向前走了两步,扬起的手似乎要搭上欧阳冰月的肩头。

“啊呀,我要回去了。”欧阳冰月突然抬腕看看腕上的手表,向韦青河扬了扬手,巧妙的躲过对方的手臂,快速的离开了。

韦青河的手臂尴尬的停留在半空,好一会儿才停下来。他望着欧阳冰月远去的背影,怔了半天。继而,唇角扯出一抹不易觉察的微笑。

欧阳冰月是何许人啊?怎会给他机会呢?她不得不承认闺蜜的话是对的。那什么韦副总,果然对自己有想法。不行,一定要断了对方的念头。自己是已婚人了,怎么能做出那样的事来?欧阳冰月一面平稳的开着车,一面在心里想着怎么委婉的拒绝对方,而又顾及对方的面子。她正想着呢,手机突然想起来,连忙戴上耳机接听。片刻之后,汪总经理的话音响起来:“欧阳,合同签了没有啊?”

“汪总,还没有签。因为对方压的价太低了,我想晾他们几天,让他们着急,然后妥协,按着我们的价格来签约……”欧阳冰月的话还未说完,就听汪总截住自己的话说道:“欧阳,时间很紧啊,要尽快和鹏程公司签约,这个合同对咱们公司是非常重要的,你是知道的,公司现在积压的货越来越多——对了,你去找一下韦副总,听说鹏程公司老总的儿子是韦副总的战友,他们有过命之交。我想,有了这一层关系,合同很快就会顺利的签下来的……”

欧阳冰月闻言,眉头一皱,把车子停在路旁,恼怒的砸了一下方向盘。此时此刻,她心里很清楚,令人烦恼的事又叠加了一层。本来家里这一摊事就够自己沉重的了,工作上的事又来加法码了。唉,事情都赶到一块了?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流年不利?啊呀,怎么自己也信这些迷信玩意了?欧阳冰月轻轻甩甩头,这是她习惯动作。此时,她望着前方的路灯,脑海里的放映机把所有的事情又倒过来,重新播放了一遍……

欧阳冰月和老公林志勇是大学同班同学,在上学期间两个人开始恋爱,毕业之后就结婚了。婚后不久,就有了爱情结晶,女儿林月月。他们一家人相亲相爱的,小日子过的非常幸福。某一天,女儿林月月在幼儿园和一个小朋友争论,攀比各自的亲人。对方说,我奶奶是天底下最好的奶奶。林月月道,我外婆才是天底下最好的外婆呢。对方又说,我也有外婆,可是你没有奶奶,你比不过我。林月月不服,大声叫道:“我外婆就是奶奶。”对方反驳道:“奶奶是奶奶,外婆是外婆,不一样的。”这时候,其他小朋友们也来助阵对方,一起起哄,林月月,你没有奶奶吧?林月月大哭:“我有奶奶,爸爸说她在国外呢。”

老师知闻听见哭声和吵闹声赶紧过来,好不容易哄好了林月月。但是,做游戏的时候,林月月一直是无精打采的,绷着小脸就是不高兴。一直到欧阳冰月来接她的时候,她一直没有笑。欧阳冰月很纳闷,老师就把发生的事跟她说了。回来的路上,欧阳冰月一边开着车一边试图逗着女儿笑,但是小月月就是绷着小脸,一声不吭的。怎么办?小公主不高兴不开心可不不行。欧阳冰月就把车开进公园大门外,带着她进了游乐园。又是爬小长城又是骑木马的,还看了一些小动物,这才把女儿给哄高兴了。到底是小孩子心性,玩完之后,兴奋奋的小嘴仿佛小鸟一样叽叽喳喳的,最后玩累了,这才趴在欧阳冰月的怀里睡着了。

那天,林志勇出差又没回来,欧阳冰月回到家,把女儿轻轻放在床上,然后坐在沙发上,想着白天女儿和小朋友争论的事情。她记得老公的确说过他的母亲在国外。当时自己也很纳闷的,即使是在国外,怎么自己儿子的婚礼也不参加呢?林志勇回答:“因为路途太远,母亲年纪大了,腿脚也不方便,是禁不住颠簸的。”欧阳冰月想想也是,自然就是没在多问。因为自己一直忙于工作上的事,也就疏忽了这件事。今天,女儿和小朋友这么一吵,她仔细一想,就突然起了怀疑,假如婆婆真的在国外的话,怎么会连一个电话也不打呢?还有就是老公这一阵子出差太繁忙,而且每次回来,都是那么憔悴疲惫不堪的。欧阳冰月问他怎么了?他只是回答说公司拟上一个新项目,非常忙。然后就倒下睡觉。

咔哒!钥匙进入锁孔的声音传来,欧阳冰月知道,一定是老公林志勇回来了。

门开了,林志勇推门进来,猛地瞧见欧阳冰月半躺半倚在沙发上睡着了。他悄悄的换了拖鞋,又脱了外套挂在挂衣架上。随后,蹑手蹑脚进卧室,拿出一张薄毯覆在欧阳冰月的身上。静静的立在那儿看了好一会熟睡中的老婆,宠溺的目光温柔而又多情。欧阳冰月其实在装睡,她感受到了老公炽热的目光,但是,没睁开眼睛,仍是假寐。林志勇低头吻了吻老婆的额头,动作很轻很轻,随后便走进卫生间去冲澡。当他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却是看见欧阳冰月忽闪着一双大眼睛正望着他。

“冰月,你醒了……怎么不去床上睡?”林志勇温和的问道。

欧阳冰月款款走过来,目光里散发出一抹万种风情:“人家在等你啊。”

“冰月,睡吧,不早了。”林志勇并未理会欧阳冰月的主动邀请,而是打了一个哈欠走进卧室。

欧阳冰月顿时一盆凉水浇灭了风情万种,走到窗前发了一会儿呆,这才缓缓走进卧室,上床就啪的一声关了壁灯。而此时,床的另一边,林志勇早就打起了鼾声。

翌日清晨,因为是周末,欧阳冰月就没着急起床,而是懒了一会儿。昨天有点生气,没有睡好,她竟然不知不觉又睡了一个回笼觉。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赶紧起来拉开窗帘,阳光即刻灌满了整个房间。伸展了几下腰,转身回头,蓦地瞥见了床头柜上一张便笺,上面是老公林志勇龙飞凤舞几个大字:老婆,早餐做好了,一会儿起来和小公主吃,我要去公司,可能还要出差。

“怎么又出差?哼,借口!不会是外面真有人了吧?”欧阳冰月在心里暗暗嘀咕了几句,然后去女儿房间。

刚刚和女儿吃完了饭,母亲打电话来说,想小公主了,快送过来。欧阳冰月答应一声,连忙带着女儿去了母亲那里。对母亲说,自己要加班,必须马上走。母亲说,你去吧,小公主交给我。

欧阳冰月走出母亲家,启动车子向老公公司驶去。其实,她哪里是加班,分明是调查老公的行踪去了。没想到的是,当她的车子刚拐弯的时候,恰好瞧见老公的车子从另一侧驶出来,向出城的方向奔去。欧阳冰月不由分说,连忙一踩油门跟了过去。

一路上,老公的车子开的很快,接连超过了七八辆车。欧阳冰月在心里埋怨道:“急什么?开那么快。就是会情人,也不用这么拼命吧?哼!我倒要瞧瞧,这个女子是何方人氏?值得你如此迫不及待。”

出城大约七八十里路,林志勇的车子拐上了一条山路,那山路不太平整。欧阳冰月又在心里嘀咕道:“这个地方倒是隐蔽,谁都不会想到是郊外藏娇啊——林志勇啊林志勇,你还真是有心计。人家是金屋藏娇,而你竟然玩起了城外藏娇,果然是棋高一着。”

七拐八拐,车子终于在一座剥落的旧房子前停下,林志勇下了车,丝毫没有感觉到会有人跟踪,只见他快速的奔进那个破防房子里。欧阳冰月也随后紧跟了进去,到了房间一看,她是大吃一惊。只见昏暗的屋子里只有一张木床,床上一个憔悴的老人躺在那里,身上盖的被子打着补丁。只听自己的老公林志勇跪在床前颤声的叫道:“妈,妈,您怎么样了?还是那么咳?心脏还那么痛?”

还没等老人回答,欧阳冰月猛然现身,惊问道:“林志勇,她……她是你妈妈?”

啊?林志勇吓了一跳,回头一看,瞧见暗影里那一抹熟悉的身影,连忙站起来,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老婆会跟过来。

“嗯,是我妈。”林志勇只好老老实实的,低着头回答。

啪!欧阳冰月突然狠狠抽了林志勇一巴掌,高声喝道:“林志勇啊林志勇,没想到你这是这样的人。自己住着高楼大厦,让自己的母亲住在这阴暗潮湿的房子里……你……你娶了媳妇忘了娘……你……你还是人么?你……你让别人怎么看我?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虐待婆婆呢……你……好了,我什么也不说了……回去,离婚……”

“冰月,冰月,别……别离婚……你听我说……我……”林志勇紧紧抓住欧阳冰月的手。

“我不听……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说的?”欧阳冰月挣脱对方的手。

“冰月……”这时候,躺在床上的老人也不知哪里来的力量,一下子抓住欧阳冰月的手,颤巍巍的:“冰月,你……你听俺说……这事不能怪勇儿……是……是俺不让他说的……俺……俺怕俺是个累赘……更……更怕你知道这些情况会……会看不起勇儿……”

欧阳冰月道:“妈,您怎么能这样想啊?我……我是那样人么?”

“冰月,我爸出车祸去世了,赔偿的钱我妈都给我结婚用了。我当时是想把他老人家接回家去的,可是我妈她……她威胁我说,假如接她去城里,她就……就不活了……”林志勇期期艾艾说道。

“哎,你呀……为什么不早跟我说?又不和我说实话啊?傻死了。笨死了。”欧阳冰月又嗔怒的狠狠掐了林志勇一把。

林志勇忍着肉痛,低着头不敢说话了。

这时候,老人家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一脸痛苦的神情。

“还愣着干什么?快背着妈上车,去省城医院。”欧阳冰月低声喝道。

林志勇这才回过味来,赶紧背起母亲送上了车。

到了省城医院,老人被送进了手术室,终究是没有活着出来,去世了。

欧阳冰月的腿一下子软了,差一点就瘫倒在地上。林志勇痛哭流涕,悔恨极了。

“都是因为你!倘若要是早点告诉我,早点把妈接来治病,会是这种情况吗?你……别说是婆婆威胁你,你的心里其实也是这样想的。婆婆的话,是不是正中你的下怀?你巴不得这样呢——说白了,你就是嫌弃自己的母亲穷,没文化,是农村人?”欧阳冰月等婆婆丧事办完了,这样质问的林志勇。

林志勇张了张口,最终还是无言以对,只是默默垂着头。

“林志勇,等着签字离婚吧!”三天后,欧阳冰月最后甩下这句话,就带着女儿离开了家,回了自己的娘家。

手机的铃声突然想起来,拉回欧阳冰月的回忆,她赶紧接听,原来是母亲的电话,问她怎么还不回来?小公主吵着要妈妈要爸爸呢。欧阳冰月赶紧回答说,妈,我马上就回去了,在路上呢。

回到母亲家里,刚一打开房门,林月月就扑上来,妈妈,妈妈叫着,满脸泪水,委委屈屈的说:“妈妈,我好想爸爸……真的好想好想……”欧阳冰月的心里颇不是滋味,连忙哄骗着女儿说,爸爸出差了还没有回来,等他回来了就接你回家。

等吃完晚饭,把女儿哄睡着了。

母亲对欧阳冰月说:“冰月啊,你还没考虑好么?你和志勇……你们究竟怎么办?”

欧阳冰月摇摇头:“妈,我也纠结着呢,不知道怎么办?”

“你……不会是真要和他离婚吧?孩子,你想过没有,假如离婚了,月月怎么办?她还那么小就要失去爸爸……志勇那么做当然是大错特错,妈想着志勇那么做,估计也是怕失去你罢……”母亲又说道。

欧阳冰月沉思了片刻,截住母亲的话头,回答:“妈,我……我这阵子心里好乱……我……我还没想好……”

唉!母亲摇头轻轻叹息一声,起身走进了卧室。

欧阳冰月瞧着窗外的星辰,又陷入了沉思……

叮铃铃……手机铃声骤然响起来,欧阳冰月赶紧走到茶几那儿,低头一看号码显示,原来是汪总,她拿起来划开屏幕接听,欧阳,明天就联系韦副总去签合同吧,刚才韦副总跟我通电话了,他说他要陪你去鹏程公司协商……

欧阳冰月等汪总把话一说完,沉思片刻回道:“汪总,我要辞职……”

“啊?为什么?欧阳,我一直看中你的能力……”汪总颇感意外,连忙挽留。

欧阳冰月淡淡说道:“汪总,我只是累了,想休息一阶段。”

“那,好吧,你先休息一阶段也好——那位置还给你留着,我暂时找个人先替你一下。就这样吧。”汪总那头不容置疑的说道。

“喂……汪总,汪总……”欧阳冰月赶紧想说,不要给她留位置,但是,对方已经把电话收线挂断了。

欧阳冰月放下手机,抬头,此时的窗外,夜空中的一钩残月正洒下朦胧的月影,一直铺满她的心底,上下漂浮着……

癫痫病大发作要怎么办
哪里可以手术治疗癫痫病
导致癫痫发作的原因有什么